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行走江湖 > 第三十三章 戰
    眼見跑了李莫愁,林天總算是松了口氣,轉身向幾人見禮。

    “天塵林見過六師兄,七師姐。”又轉向楊過,“楊兄弟,我們又見面了。”

    楊過不好意思的一笑,顯然是想起了上次打了林天一拳的事情來。

    馮默風喘了幾口氣,緩過了勁來,語帶顫抖的說:“你當真是八師弟嗎?想不到師尊已然又有了兩個弟子。程師妹,你知道嗎?”卻是還有點懷疑,不過倒也不怪他。

    “塵林兄幾月前與我有一面之緣,還幫了我一大忙,而且也的確是桃花島的嫡傳功夫,剛剛就是玉蕭劍法。”卻是楊過插了一句。

    “哈哈,是塵林小叔叔。傻姑好難受啊!”忽然一個聲音傳來,卻是受了毒傷的傻姑醒了過來,她到是認識林天,不過林天想想她剛剛離開自己沒幾天就又看見了。不由有點怪異的感覺,這也是游戲里的怪異之處吧,多部小說里的情節沖突。

    “傻姑受傷了?不礙事的。”林天邊問邊取出了身上的藥來,是九花玉露丸和取自尹志平的九轉靈寶丹。

    馮默風對林天的身份再無疑義,顫抖著問:“師弟,師父他當真讓我回島?”

    林天把藥給傻姑服了,轉身笑著說:“我怎么會欺騙師兄呢?師父讓我找四位師兄回門內,陸師兄已經是重回門下;武師兄不幸病死;而曲師兄也是留下了傻姑一個女兒就亡故了,我已經是找了馮師兄良久,”他邊掏出了黑玉斷續膏,“師兄你看這個。這是師父讓我帶來的黑玉斷續膏以及新創了一套旋風掃葉腿法,師兄用上后腿很快就可以復原回島了。”

    “哈哈哈哈……”馮默風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想他一輩子就是想重回師門,現在心愿已成,難怪他如此的失態。

    “想我馮默風,背離師門幾十年,如今終于可以重回門下了。師尊,你老人家真是……嗚嗚”馮默風一時過于興奮,然后又是老淚縱橫,嚎啕大哭起來。

    林天和程英連忙將他勸起,卻不防楊過去了傻姑那邊。

    楊過見他們師兄妹見面,自是覺得十分的無趣,就去一邊休息,眼見傻姑服下藥仍是一臉難看,他自好心,就幫他用內力化開藥力。

    傻姑怔怔的瞪著他,臉上滿是恐懼之色,叫道:“楊兄弟,你別找我抵命,不是我害你……”

    楊過忽地想到:“她此時神志迷糊了,正可逼她吐露真言。”雙手一翻,扣住了她手腕,厲聲道:“是誰害死我的?你不說,我就要你抵命。”傻姑求道:“楊兄弟,不是我。”楊過怒道:“你不說!好,我就扼死你。”伸手叉住她咽喉。傻姑嚇得尖聲大叫。

    陸無雙在一邊哪里明白楊過的用意,說:“這時候怎么鬧著玩啊?”

    楊過那里理會,手上微微加勁,臉上現出兇神惡煞的神氣,咬牙切齒的道:“我是楊兄弟的惡鬼。我死得好苦,你知道么?”傻姑道:“我知道的,你死后鳥鴉吃你的肉。”

    楊過心如刀絞,他只知父親死于非命,卻不知死后連尸體也不得埋葬,竟被烏鴉啄食,大叫:“是誰害死我的?快說,快說。”傻姑聲音嘶啞,道:“是你自己去打姑姑,姑姑身上有毒針,你就死了。”楊過大聲嚷道:“姑姑是誰?”傻姑被他扼得氣都喘不過來,幾欲暈去,低聲道:“姑姑就是姑姑。”楊過道:“姑姑姓甚么?叫甚么名字?”傻姑道:“我……我……我不知道啊,你放開我!”

    陸無雙見情勢緊迫,去拉楊過手臂。楊過此時猶如癲狂一般,用力一揮,使了十成力,陸無雙那里抵擋得住,給他直推出去,砰的一響,撞在墻上,好不疼痛。

    林天幾人聽見了,馮默風自是不理,而林天和程英急來勸阻,哪里能拉住他。

    楊過心想:“今日若不問出殺父仇人的姓名,我立時就會嘔血而死。”連問幾聲:“姑姑是姓曲么?是姓梅么?”他猜想傻姑自己情姓曲,那她姑姑多半也是姓曲,說不定是梅超風。

    傻姑出力掙扎,她練功時日雖遠較楊過為久,武功卻是不及,兼之手腕上穴道被扣,只急得啞啞而呼,說道:“你去向姑姑討命,別……別找我。”楊過道:“姑姑在那里?”傻姑道:“我和爺爺,出來!她和漢子,在島上。”

    楊過聽了此言,一股涼氣從背脊心直透下去,顫聲道:“姑姑叫你爺爺做甚么?”傻姑道:“叫爸爸啊,還能叫甚么?”楊過臉如土色,還怕弄錯,追問一句:“姑姑的漢子名叫郭靖,是不是?”傻姑道:“我不知道。姑姑就叫:『靖哥哥,靖哥哥!』”學著黃蓉叫郭靖的腔調,雙腳亂踢,忽如殺豬般叫了起來:“救命,救命!鬼……鬼……”

    林天一臉無奈的看著楊過,他原也想遮掩此事的,卻不料馮默風的失態讓他沒有能阻止楊過,不由十分遺憾。但是楊過知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果然,如原書所記錄的,楊過怒而沖出,不一會就不見了蹤影。林天也不放在心上,任他去了。

    等到交代了馮默風治腿的問題,林天想起楊過這一去不是見到金輪法王了,想到金輪現在正是不能動彈,林天大急,大堆的經驗啊!打個招呼,也是隨手牽馬追了過去。

    按著楊過跑的方向追了半天,仍是一無所獲。林天對自己因為忘記了情節而失去了這么大一個任務心灰不已。眼見任務無望,便又向南走回來。

    一時無事,林天心血來潮,就決定去南方走走,心想自己的一身武功已經算是全了,惟獨沒有好的暗器手法,偏偏又是常用暗器偷襲,而暗器是蜀中唐門的專長,就準備去那里看看。

    林天一直想過悠閑的生活,不過進游戲以來都很忙,難得現在有空,他獨自騎馬趕路,也不去坐系統馬車了。、

    走了好幾天,蜀道的確是難行,林天蚪有點后悔了。忽然聽見前面有砍殺聲,正是郁悶中的他拍馬就沖了過去。

    眼見一地的尸首,不少身上還穿了宋軍的軍服,十幾個騎士圍著兩三個人,卻是驚慌失措。一個須發花白,身形魁梧的老者,手持長劍,與圈中一男子相斗,可是明顯不敵。那男子不時的繞過他的攻擊,將那些騎士砍死于刀下,急的老者連連怒吼。

    另外,幾人里還有一個年輕人與一個漂亮少女引人注目。

    那年輕男子刀法凌厲兇狠,林天自認對上他決走不過三十招,而且他的刀法和步伐極其的利于群戰,對上人多反而更占優勢。

    眼見那老者雙目血紅,嘶聲怒吼,雖然運劍如風,卻沾不到對手的一片衣角,那個一直在看的青年男子按捺不住,起身加入戰團。只見白影一閃,倏地鍥入刀光之中,雙掌一分,便拍向那男子。對手只覺兩道暖流直透肌膚,竟然生出幾分酥麻之感,心頭大驚,刀勢一凝,放了刀下一名騎士,一個旋身,斬向來人。那青年一沾即走,脫出刀鋒之外,那男子不禁怒喝一聲,棄了眾人,揮刀向他斬去。

    林天看出那青年的武功極其的高明,不過不是十分的純熟,估計是學了不久,不過加上那老者,已是堪堪的敵住了那男子的攻擊。他正心里不爽,也看那男子不順眼,便拍馬上前,手中玉簫一式“桃花落影”點向他的雙目。

    ;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近期排列五规律图表 广西十一选5网投 国家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江苏11选5直5遗漏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官方 股票推荐及行业分析 手机上什么麻将是打真钱的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广东快乐10分怎么玩的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第六期 贷款炒股 中国彩票预测网站 A股配资 世界三大赌城都是哪? 11选5云南 赌场网上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