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洪荒之我是盤古 > 第十三章 妖師鯤鵬,二徒來訪
    洪荒北冥海,汪洋冰海,無邊無際,乃是銀河發源之地。不過銀河一路北去,氣候漸寒,天仙都不能抵擋,加上路途遙遠,雖不如洪荒太虛星空,但一般天仙。要探索銀河盡頭,到達北冥汪洋之中,就是駕駛遁光,日夜不停。也要幾年時間不能到達,所以是仙人罕至。

    北冥海中有三千冰島,島上盡是窮荒妖孽,位于北冥海正中的一塊冰原之上,聳立著一座華麗的宮殿,殿前一塊空地之上,正盤坐著數千修道士,皆聚精會神的寧聽著空地前高臺之上的一個烏衣道人講道。

    此烏衣道人面貌尖嘴猴腮,但卻給人一種淡然的感覺,這道人正是盤天坐騎———鯤鵬。

    鯤鵬于北冥海講道,吸引了不少洪荒修士到來聽講。

    鯤鵬講道,不是每天都講道的,每三年講到一次,每次講道一年。而鯤鵬伴隨盤天多時,在盤天的指導之下自然也是領悟頗多道術法門,所以鯤鵬所講的內容駁雜,繁多,其中除各種各樣的修煉法門不計其數外,還包括煉身、煅魂、煉器、修心、陣法、符錄等道法根基。聽講之人可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來選擇適合自己的法門。

    此外,在鯤鵬講道之時,有兩個的道人坐于眾人之前,此兩人乃鯤鵬之徒,二人身材皆是威武高大,面貌剛毅,給人一種威嚴感,但在兩人身上淡然的氣息下,卻讓人感到很是平和。兩人面貌相近,只是其中一人眉心生有一顆紅痣。

    此時兩人聽鯤鵬講道,皆是老神在在,頭上皆升起一團慶云,其中一個道人慶云之上托著一龜甲和一圖,散發著奇異的氣息,可見不是凡物;另一道人的慶云之上則是托著一個大鐘,鐘上灰蒙蒙一片,猶如混沌一般。這兩人正是帝俊和太一。

    話說鯤鵬伴隨盤天游歷洪荒之時,盤天曾帶領鯤鵬去到太陽星。在太陽星之上,放眼望去,四周皆是一片赤金之色,到處都是熊熊烈火,且是那天地間最高級的幾種火焰之一的太陽金火。以鯤鵬當是只有太乙金仙的修為,如果不是有盤天相護,根本無法抵抗那肆虐的太陽金火。

    當時,盤天帶著鯤鵬一踏上太陽星,太陽星上突地響起一陣浩瀚的鐘聲,卻是那混沌鐘感應到盤天的到來,興奮自鳴。在混沌鐘的鐘聲指引下,盤天很輕易就找到混沌鐘所在。而在盤天找到混沌鐘的同時,還發現了兩只生靈,正是那太陽精火所化的靈獸——三足金烏。而盤天一見這兩只靈獸,立知這兩只三足金烏正是那在他前世所讀的洪荒小說中有名的人物——帝俊和太一。

    此時,混沌鐘正被太一抱在懷里,而帝俊懷里則抱著一龜甲和一圖,正是那先天混沌至寶洛書河圖。混沌鐘一見盤天就不停顫動,欲從太一懷里沖出,幸虧盤天及時安撫,才是混沌鐘平靜下來。

    接著,只見盤天眼球一轉,繼而嘴角一翹。盤天伸出一指,然后就在空中飛畫,不多時一個由純能量構成的法陣圖出現在空中,接著盤天向法陣一指,隨之只見法陣一分為二,化作兩道光束沒入兩只三足金烏眉心之中。

    而在一旁的鯤鵬看著盤天,則心中疑惑不已,不禁問道:“主人,這是?”

    “這是兩只很有意思的小東西!天賦甚好!卻心境修為不足!對其完后修行卻是無益!”盤天笑著,道,“我方才所設乃是煉心陣,此陣可助他們在沉睡之中提升心境!”

    聽了盤天的話,雖然不解盤天為何要如此相助于這兩只初次見到的靈獸,但是鯤鵬與盤天一路走來。盤天為人卻是十分隨心,更有甚者是莫名其妙,有時他可以為了一只受傷的小妖怪,去滅了一個部落,原因是他看那小妖怪順眼;有時他會突然的向他遇到的靈獸派發靈果,原因是因為他那時候心情好,可回頭要將他們痛揍一頓,原因是他突然心里有些不爽。。。。。。做事可謂完全是隨心所欲。所以鯤鵬想了想,對盤天的這一舉動也就不再在意了!”

    只是鯤鵬不知,盤天此次并非一時興之所至,帝俊和太一乃盤天右眼所化的太陽星所孕育的,與盤天淵源頗深,所以盤天想助他們一助,讓他們可以逃過在妖巫大戰中身墜的命運。

    隨后,盤天要將帝俊和太一兩人許與鯤鵬為弟子,鯤鵬乃盤天坐騎,對盤天的安排自然毫不發對,再加上帝俊和太一兩人也是天賦極高之人,自然歡喜的答應了。

    而在盤天停講,與鯤鵬回到洪荒的時候,盤天與鯤鵬突然感應到設在帝俊和太一兩人周圍的陣法被觸動,知道是帝俊和太一兩人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于是盤天讓鯤鵬離開,去太陽星之上正式收兩人為徒,傳其道法。

    鯤鵬離開盤天后,立即飛往太陽星收服兩人,其中雖有一些小波折,但鯤鵬最終還是順利的將帝俊和太一兩人收為徒弟。隨后,鯤鵬帶著帝俊和太一兩人回到他的故居北冥海,并在北冥海建立一座宮殿,命名為海天宮,在其中傳授帝俊和太一兩人道法。

    而在前不久,北冥海中一個修士因修煉不得其法自爆而亡,這引起鯤鵬的深思,是鯤鵬想起與盤天游歷之時一路見到許多洪荒修士對修煉之道皆是處于摸索階段,修煉大多不得其法,有的修煉緩慢,更有的在修煉之中因為修煉出錯,最終爆體而亡。。。。

    鯤鵬跟隨盤天多時,從盤天口中知道,此時修道之路未明,如若有人出來教化生靈,那將是一番功德。隨之想起盤天曾言及自己有一番機緣,所以,鯤鵬決定開壇傳道,傳授修煉之道。

    而因為鯤鵬乃是妖類,所以在鯤鵬講道之時,吸引了眾多妖類修士到來聽講,整整超過了聽講人數的一半。由此,那些聽講的修士,將尊鯤鵬為妖師。

    

    在洪荒大陸的一處地域,群山青煙繚繞中,見那松坡冷淡,竹徑清幽。往來白鶴送浮云,上下猿猴時獻果。那門前池寬樹影長,石裂苔花破。宮殿森羅紫極高,樓臺縹緲丹霞墮。真個是福地靈區,蓬萊云洞。清虛人事少,寂靜道心生。一座道觀忽閃忽現,待到門前,只見一座巍峨的道觀立在半山,山門前青松橫臥,靈物往來,端的一好天地。山門左邊有一通碑,碑上有十個大字,乃是“萬壽山福地,五莊觀洞天”。道觀門上有一對聯:“長生不老神仙府,與天同壽道人家。”大門上方,三個裱金大字“五莊觀”。

    此處正是盤天的二徒弟鎮元子在洪荒所建的道場。鎮元子為人心性隨和,自盤天停講后,就在洪荒中游歷了一陣,期間也結交了不少道友。隨后,鎮元子游歷來到這萬壽山之中,感覺此處環境清幽,甚是心喜,于是在此建立道觀,在此靜修。

    此時,一道青黃色的光束從五莊觀中飛出,之上天外天飛去。

    三十三天外

    不久,光束來到三十三天外,一個中年人從光芒中走出,這中年人羽衣星觀,面貌清秀,手持一把紫色的長尺,身著青色道袍,腳著麻鞋,一派仙風,正是盤天的二徒弟鎮元子。

    鎮元子立于混沌之中,正要去尋盤天,眼前突兀地出現了一粗布麻衫的道人。腳踏五色祥云,手持一粗木手杖,長發無風自動,眉發皆白,略顯單薄的身軀毅然而立。一舉一動隱含天道至理,一怒一笑暗符大道變化,讓人不感直視。

    “敢問道友是否乃一氣師兄!”雖然這道人的樣貌讓鎮元子感到陌生,但其身上的氣息卻讓鎮元子感到十分熟悉,遲疑了一會,問道。

    “一氣已去,吾乃鴻鈞!”鴻鈞道人一臉漠然的道。

    鎮元子聞言先是一愣,但瞬時間就恢復過來,隨之心中有了一絲明悟,道:“見過鴻鈞道友!”

    對此,鴻鈞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回禮。

    就在這時,三十三天外的混沌之氣突然一陣翻滾,一座島嶼從混沌之中逐漸顯現出來,島內。

    “進來吧!”隨著島嶼的出現,一個淡然的聲音從島內傳出。

    鴻鈞與鎮元子一同進入島內,來到竹屋之前。只見一個素衣道人正盤坐在竹屋前空地上的一個小高臺之上,雙目緊閉,一臉淡然,似是在閉目養神。

    “見過老師!”見到素衣道人,鴻鈞與鎮元子各自行了一禮,道。

    此人正是盤天,盤天睜開眼睛,望著鴻鈞,道:“一氣已去,你乃鴻鈞,你與我已無師徒之名。從今以后,我不再是你的老師,你也不是我的弟子!往后你不必稱我為師!你之道統也不需尊吾為祖!!”

    鴻鈞聞言,卻是一愣,但瞬間即恢復到平靜無波,而且瞬時間修為似乎要有精進。而一旁的鎮元子聞言也是一愣,正欲開口詢問,但張了張嘴,卻沒有問出了。

    盤天將兩人的情況看在眼里,淡淡的看了看鴻鈞,繼續道:“鴻鈞,你此番到來所為之事,吾已然知曉!”

    “還請老師恩準!”鴻鈞道。

    盤天對鴻鈞依然稱自己為老師,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大道所趨!大道所趨!你去吧!”盤天說完,閉上了雙眼。

    聽了盤天的話,鴻鈞起身,對盤天行了一禮,道:“謝過老師!”說完就轉身出了島嶼,離開三十三天外,下洪荒去了。

    就在鴻鈞離開三十三天之時,盤天睜開了眼睛,看著鴻鈞離去的身影,輕輕的搖了搖頭。

    接著,盤天轉頭看向一旁的鎮元子,微笑道:“你是否心有疑問!”

    “弟子心中確有疑問!!”

    “講!”

    “敢問老師,鴻鈞是非已然成圣!”

    “然也!!”

    “老師為何與他斷了師徒之名!”

    “無情之道,師徒之情何以存之!!”說完,盤天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黯然。

    鴻鈞所修乃是無情之道,盤天之所以和鴻鈞斷除師徒之名,一方面乃是要與他斷了關系:另一方面也是盡最后一點為師之責,親手為他斬卻他與盤天的這絲師徒之情,成就他的無情之道。

    “老師,鴻鈞道友此番到來卻是為何?”

    “傳道!”

    “何道?”

    “造化成圣之道!”

    原來,鴻鈞成圣后,感悟天道,得知自己有傳道之責。然鴻鈞所傳之道卻與鯤鵬不同,鯤鵬所傳修煉之道,乃其自身所悟,并非盤天所出;而鴻鈞所傳之道乃是造化玉蝶碎片中的造化成圣之道,雖然鴻鈞講道是天道所定,然造化玉蝶碎片乃盤天所傳,與盤天因果慎重。所以鴻鈞想要傳道洪荒,傳下道統,必須征求到盤天的同意,否則因果纏身,與其合道不利!

    “老師,弟子還有一問!!”

    “講!”

    “敢問老師,,師兄領悟無情,化鴻鈞成圣,那弟子成圣之機緣要在何處?”鎮元子沉思了一下,問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所在。

    盤天微微一笑,道:“鎮元,混沌碎,大道出,天地法則定圣人之數。你天賦極高,具大法力、大毅力,大智慧,有圣人之能,但成圣機緣卻是淺薄!”

    “啊!”聞言,鎮元子不禁一臉失望,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不必失望,你為我之弟子,為師自會為你謀一機緣!”見此,盤天笑道。

    “還請老師相助!”聽了盤天的話,鎮元子喜道。

    盤天點了點頭,伸出一手,展開手掌,只見一陣蒙蒙黃光,一本長一尺,寬四寸,厚三寸,通體土黃的大書出現在盤天手中,封皮之上,只書一個“地”字,正是那混元地書。

    鎮元子一見到混元地書,突地心神一震,仿似與混元地書有著一種奇異的聯系。

    見此,盤天自然知道這是因為鎮元子乃混元地書所選之人,兩者心神相通所致,微微一笑,道:“此乃混元地書,與你緣法頗深,然此時尚不能與你!”

    鎮元子聽盤天說此時尚不能將混元地書予他,不禁心中有一種悵然若失的失落感。

    “你不必如此,此書與你有緣,注定由你所得,然你記住,當混元地書回歸你手之時!即使你成圣機緣到來之時!成就如何卻是看你自身!”盤天一臉嚴肅,道。

    “弟子明白!”鎮元子恭敬的點了點頭。

    盤天見了,臉上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中国最赚钱的10大行业 广东快乐10分app下载 湖北快3推荐号码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七星彩精彩计划 p2p投资理财平台 河北快3万能码走势图 凌晨玩分分彩都是输 贵州体彩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广东11选5人工计划全天计划 股票指数期权的交割方式 湖北十一选五一一定牛 专业福彩快乐8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网站 2016股票配资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