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洪荒之我是盤古 > 第十一章 一氣化鴻鈞
    大刀瞬間從敖霸胸口插入,從敖霸背部穿出。

    一股腐蝕性的力量瞬時隨著大刀竄入敖霸的身體,敖霸此時身負重傷,真元耗盡,在這股力量的沖擊下,根本毫無抵抗之力。

    只見敖霸本是健壯的身軀漸趨干瘦嶙嶇,生命精華不斷被刀吞噬,幾息之間,腐蝕性的力量就將敖霸元神吞噬,敖霸生命隨之消失,只剩下一軀干瘦的尸體,和一雙睜開的眼睛,宣示著自己心中的不甘。

    吸收了傲天的生命精華,大刀更顯幽黑,刀上更是魔氣飛舞。

    接著,只見大刀猛地一震,敖霸的尸體立時被震成飛灰,飛散開來。顯露出其背后大刀的主人——墨云。

    此時的墨云手持魔刀,面目猙獰,須發散豎,眼露紅光,渾身魔氣四溢,活脫脫是兇魔的化身。

    墨云看了看下方正不斷廝殺的三族,臉上露出陰沉的笑容來。

    “殺吧!殺吧!殺吧!殺。。。。。。讓殺戮充斥整個天地,讓鮮血染紅洪荒!除了你們這些絆腳石,以后洪荒就是我的了!!!!!”墨云興奮地吼叫道。

    “道友,你還是及早回頭!”

    此時,一個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

    “哼!”墨云怒哼一聲,接著吼道:“一氣,我知道是你,出來吧!”

    隨著墨云一陣狂吼,只見周圍的云霧一陣翻滾,一灰衣道人從云霧中緩緩走出。

    道人身著灰色道袍,腳踏五色祥云,手持粗木手杖,長發無風自動,略顯單薄的身軀毅然而立。一舉一動隱含天道至理,一怒一笑暗符大道變化,讓人不感直視。卻是盤天大弟子一氣道人。

    一氣來到墨云面前,臉上微微一笑,道:“道友,你還不醒悟!”

    說完,一氣抬起手中木杖往墨云一刷。

    只見一陣綠光刷過,墨云身上一陣黑煙飛散,露出一個黑衣道人,道人散發披肩,表情陰沉,相貌卻與一氣有八分相似!

    “一氣,你不呆在昆侖山中,來這管什么閑事?”黑衣道人向一氣吼道。

    “道友,你做如此逆天而行。貧道特來相勸!”一氣道。

    “哼,天道是你說了就算的嗎?”黑衣道人氣憤地道。

    “我也不和你爭論,你可愿罷手?”

    “這不可能,除非,我死。”

    “嗨!只怪我當初沒有聽取老師之言!將你斬殺,方使洪荒有此一劫!”一氣面露愧疚之色,嘆道。

    此黑衣道人正是一氣以其自身殺戮之心斬出的惡尸,后一氣不忍將之斬殺,被盤天將之封入三花之中。而后盤天停講,遣散弟子,一氣回歸昆侖山修煉,期間在惡尸多次苦求之下,一氣心有不忍,遂解開禁制將之放出,讓其跟隨自己一同在昆侖山修煉。

    但惡尸本身惡性難除,跟隨一氣只是委曲求全,就在前不久,惡尸趁一氣閉關之時,破開一氣在洞府外所布陣法,流進洪荒。隨后,惡尸自號羅喉,混入麒麟族內,暗中誅殺麒麟族族長墨云,后化身為墨云控制麒麟族;隨后策反敖霸,龍族內亂,攻占鳳凰族等一系列事情,都是羅喉為統治洪荒所為。

    “廢話少說,要來就來吧,我到要見識一下,你我到底誰更勝一籌。”羅喉豪氣萬丈地說道。

    說完羅喉一躍而起,舉起手中魔刀向一氣沖去。

    兩人終是交手在一起。羅喉手段詭異、攻擊毒辣,臨陣經驗豐富無比,豈是一氣這只顧悶頭苦修天道的人可以相比的。

    甫一交手一氣就落下風來,處處受制,招招受限。反觀那羅喉,手中魔刀不時的從詭異的角度向一氣砍去,手上更是各種法術不斷擊出。直將個一氣逼得手忙腳亂,自顧不暇。

    一氣也是無奈,羅喉手中之刀甚是詭異,刀上魔氣翻騰,伴隨著魔刀的攻擊不斷的涌向自己,絲絲魔氣不斷鉆入自己體內,使自己靈力運行不暢,根本無法全力施為,只能運起全身靈氣護住周身,一邊驅出魔氣,一邊抵抗抵抗魔刀。

    一氣卻也不是易于之輩,打斗一久后也就漸漸習慣了,習慣就會適應,適應后往往就能夠發揮水平。一氣一直以來雖注重于修道,對術法、爭斗雖不擅長,但卻不是不會,只是不熟練,剛一交手時不習慣羅喉的打法,再加上羅喉實在是厲害,因此只好被動挨打。可等到熟悉后一氣也就穩住了陣腳,偶爾還會發出一兩次反擊,這讓羅喉氣的哇哇大叫。

    兩個都是具有大神通者,一個勝在術法、招式精妙;另一個勝在道行高絕,法力高深。這一打,將個洪荒大地攪得個天翻地覆。

    突然,一氣猛地將手中木杖飛擊而出,猛地撞擊在魔刀之上,強大的力量霎時間將羅喉手中魔刀撞飛。隨后,一氣猛地一個乙木神雷就向魔刀轟去。

    “砰!”但隨著一聲轟鳴,魔刀立時被擊飛而去。

    “啊!!”與此同時,羅喉身體猛地一震,一口鮮血猛地噴出,因為一氣這一道乙木神雷不僅擊飛了魔刀,更將羅喉寄予其中的元神強行震散,心神相連,羅喉同時心神受損。

    “羅喉,你還是罷手吧!”一氣再次勸道。

    “休想!”

    羅喉吼道,接著只見羅喉取出一盞青銅油燈。

    這青銅油燈造型古樸,有八角,呈八方散開,每一方的角上都有一個古怪的獸頭,每只獸頭嘴里都含有一顆黃豆大小的青銅珠子,時不時發出叮咚的撞擊之聲,異常悅耳。

    青銅油燈只有一只腳,和燈身連接,整個燈身上雕刻有少火焰形狀的紋理,讓人看上去就有一種炙熱的感覺。青銅油燈中間漂浮的那一粒豆大的紫色火焰!”

    “八景宮燈!”一氣看到羅喉出的青銅油燈,不禁一愣,道。

    八景宮燈和琉璃燈是盤天在洪荒游歷之時所找到的,后盤天在分寶之時,將兩盞燈分發給兩個徒弟,琉璃燈給了鎮元子,而八景宮燈就給了一氣。一氣一心修道,對多數靈寶也沒有祭煉,這八景宮燈就被他放于洞府之中,后來羅喉逃離之時,就將此燈盜了出來。

    “正是八景宮燈!你還沒有見識過他的威力吧!”羅喉道,“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

    只見羅喉結一手印,口中喝道:“起!”

    只見八景宮燈中的混沌紫焰一陣躁動,猛地噴涌而出,形成天地火網向一氣罩去。

    一氣雖沒有使用過八景宮燈,也知其中混沌紫焰威能極大,立時閃開襲來的混沌紫焰。

    羅喉哪里會放過一氣,手決一變,天地火網猛地化作一條紫色混沌火龍,向一氣襲去。

    一氣見之,一顆紫色圓珠猛然祭出,化作一道光束沖入火龍體內。

    “轟!!”

    一聲巨響,紫色混沌火龍頓時暴炸開來,化回混沌紫火,落在一氣四周化作熊熊火海。

    還有一些被一氣擊散的混沌紫焰從天空中傾灑而下,灑落在鳳谷之中,一時之間,鳳谷之內成為一片花海,谷內洪荒三族不斷的被混沌紫焰吞噬,頓時,悲號聲、求救聲、痛吼聲充斥著整個鳳谷。

    一氣在火海之中,看著地面上三族的情況,先是心中有著一絲無奈,隨之一絲明悟突然閃過。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不知怎么回事,一氣腦海中忽然想起這么一句話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不仁,以萬物”一氣不斷念叨著。

    “連天道都無情,我又何必執著!”

    一氣說完,一氣閉上了雙眼。

    這時,一塊玉片從一氣天靈飛出,這正是盤天賜予一氣的造化玉蝶碎片,造化玉蝶碎片懸于一氣頭頂之上,開始閃爍著陣陣白色熒光,一氣臉上的表情也隨之由淡然轉為漠然。

    接著,只見一氣緩緩的睜開雙眼,眼中混沌一片。

    “原來如此,天道無情,天道無情啊。”一氣語氣淡然的喃喃自語道。

    接著,一氣漠然的看著周圍的混沌紫焰,反手一揮,四周的混沌紫焰頓時消散開來。

    見此,羅喉不禁一愣。

    接著,只見一氣抬手輕輕地向羅喉一指。羅喉頓覺的全身都無法動彈,連開口求饒都做不到。

    一瞬之間,羅喉的身形砰地爆開,化為一道黑色的濁氣飛回一氣體內。

    濁氣歸體,一氣身體一震,頭上現出三朵蓮花,花中是一道清氣、一道濁氣、一道混沌精氣。

    下一刻,清氣飛出,化為一白衣道人,乃一氣斬出的善尸,白衣道人向一氣行禮,道:“清氣道人,見過道友!”;濁氣飛出,化為一黑衣道人,卻是那惡尸羅喉,只是此時的羅喉已經沒有了靈魂,神色木然,毫無靈氣,機械似的向一氣行了一禮。

    接著,一氣抬起頭,仰望天空,眼中混沌一陣翻滾,道:“自今日起,我為洪鈞道人!”

    話音剛落,一氣(鴻鈞)身子一震,瞬息之間發髥皆白,面貌變得蒼老,接著三花中的混沌精氣飛出,飛入造化玉蝶碎片之中。

    只見玉蝶碎片灰白熒光一閃,化作一灰衣道人,樣貌與鴻鈞原來的樣貌一般無二,道人對鴻鈞行禮道:“一氣道人,見過道友!”

    此時,只見天空中突地出現一五彩霞光,似是破開萬千空間而來,霎時照在了一氣的身上。只見一氣全身都被籠罩在霞光之中,發出刺人奪目的光照亮了洪荒天地。

    一氣斬卻執念,以造化玉蝶碎片為寄托,化為一氣道人,頓悟天道,化身鴻鈞老祖,成就那混元萬劫不滅圣人,洪荒生靈有感,紛紛拜倒,遙遙敬仰圣人威嚴。

    “恭喜道友得證圣道!”清氣道人和一氣道人向鴻鈞賀道。而惡尸羅喉只是機械似的向鴻鈞行了一禮。

    鴻鈞一臉漠然,淡淡的點了點頭。三尸一閃,從新回到鴻鈞體內。

    隨后,鴻鈞漠然的掃視了一下鳳谷內劫后余生三族族人,隨后一個轉身,消失在原地,回昆侖山中鞏固圣位去了。

    鴻鈞走后,兩個人影從云霧中漸漸顯現出來,正是盤天與黑風兩人。

    盤天抬頭看了看昆侖山的方向,臉上露出一絲自嘲似的微笑的微笑,隨后輕輕的搖了搖頭。

    ;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河南481豹子历史遗漏 河南快3开奖结果查询 十一选五黑龙江省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 大乐透开奖今晚直播 精彩时时彩软件官网 浙江11选五走势图 福彩3d试机号后胆码计算 吉林省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河北十一选五定胆软件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查找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奖时间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股票配资网站·选择配资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