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這個皇子真無敵 > 第七十五章 殺向王府
    “哈哈,你這一曬兩曬的,肯定會把老王爺急得猴子似的。有些事,越攔著,他好奇心反倒是越強。主子,你這可是吊足了老王爺胃口。”李書文笑道。

    “什么,釣魚去了?

    把本王當什么了,他能釣卻不許我去釣魚。

    來人,叫上親衛,咱們去十一陵水庫,非得抽他兩巴掌才行。”孝親王勃然大怒,真急得猴子似的了。

    “王爺,我悄悄派人問過守護水庫的禁軍了,說是水王爺從沒到過十一陵。”張鷹道。

    “沒到過,卻說去釣魚了,這’小猴子‘想干什么?”趙玉德一愣,突然一拍桌子,大怒道,“把我當猴耍是不是?來人,去水王府,本王要當面打他嘴巴。”

    “也是,趙星辰的確太過份了,我去叫親衛們。”張鷹臉色也不好看,點了點頭。

    不久,一只五十人的親衛隊氣勢洶洶直奔水王府而去。

    “報!孝親王氣勢洶洶的帶著幾十個親衛過來了。”秦石老遠來報。

    “要不要叫親衛們準備一下?免得措手不及。”洛左一聽,有些慌了神。

    “慌啥?把好酒好菜擺上。”趙星辰擺了擺手。

    “趙半傻子,你給老子出來!”孝親王那破鑼樣嗓門真是粗,離大門還有十來丈時就扯開吼得兇。

    頓時就引來了一大波百姓圍觀。

    “呵呵,孝親王,什么風把您老給吹來了?”趙星辰笑瞇瞇的從府里走了出來。

    “你還有臉說?”趙德玉臉一板,拿眼瞪著趙星辰。

    當然,說是要抽他也只是打打嘴炮而已,趙玉德老糊涂了也不會如此干的。

    當然,趙星辰如果繼續囂張,那也有可能挨打。

    在家族中,這只是長輩管教你這個不聽話的小輩而已。

    要知道,趙玉德可是皇帝的親弟,趙星辰還得叫聲三叔。

    “三叔,你老可別這樣說,小侄我是一腦門子的糊涂,哪個奴才又惹著你啦?里頭講話,叔你吭一聲,我幫你出氣。”趙星辰陪著笑臉道。

    “你小子還算是個明白人,居然不讓老子釣魚,什么意思?”趙星辰給足了他面止,當然也不好意思再擺老資格了,趙玉德也就驢下坡,腳跨進了門檻。

    “釣魚?誰不讓您老釣魚了,反天了是不是?還有這般膽大包天的奴才?”趙星辰臉一板。

    “你不知道?”趙玉德問道。

    “我是一頭霧水啊三叔。”趙星辰搖搖頭說道。

    “主子,是屬下不讓王爺釣魚的。

    因為,主子你有下過命令,說是最近水怪作亂,為免傷害到水壩,要查清此事。

    更何況,沒查清楚,也所釣魚的貴客們給傷著了。

    所以,十一陵水庫給封禁了。

    所以,王爺派了張管家過來支會說是釣魚的事,可是主子你的令諭在,所以,屬下不敢開這個頭,就回絕了。”秦石一把跪在了地上。

    這事必須得找個背鍋俠了,自然就輪到秦石了。

    “混賬東西,孝親王可是我三叔,我親親的三叔,別人怎么能跟他相提并論,你這不是打我臉嗎?

    平時請三叔來釣魚都請不來的。

    你呀你,給我拖下去,重打二十棍。”趙星辰一腳踹得秦石翻滾了出去。

    孝親王居然不吭聲,知道老家伙氣還沒消,或者說是在考量自己。

    趙星辰沒輒,只好眼一瞪,幾個親衛過來按倒秦石掄起棍子就打。

    啪!

    棍子剛沾到秦石屁股時卻是被趙玉德一掌拂開了,老家伙笑道,“算啦算啦,奴才也是聽你的禁令。”

    “三叔,我準備了一點酒菜,既然來了,喝幾盅?”趙星辰擺了擺手,笑道。

    “不吃了,我沒空。”孝親王搖了搖頭。

    “你們幾個狗奴才給本王記住,不管我三叔什么時候來,十一陵都大開方便之門,不得阻攔。”趙星辰嚴厲的訓叱著手下道。

    “屬下遵令。”

    “三叔,你看,我這酒菜可是剛上桌,還熱氣騰騰的。”趙星辰指了指堂廳中央桌上‘回光刀魚’。

    “嗯?這個好像是……”趙玉德往里一瞄,頓時一愣,爾后,快步跨了進去站在了桌旁,又抽了抽鼻子。喉嚨不雅的咕嚕了一聲,肯定在吞口水。

    “來人,恭送三叔回府!”趙星辰突然喊道。

    “你小子,我說過要回府嗎?”趙玉德一屁股坐下,問道。

    “這個,剛才您老不是說沒空要回去?”趙星辰干笑了一聲。

    “現在有空了,我要吃菜喝酒。來來來,你小子也坐下,一起來。”趙星辰有些無語了,好像這里他是主兒,自己才是客人。

    趙玉德吃了一盤過后還舔了下舌頭,嘆了口氣,道,“可惜,吃得不過癮。”

    “要不!明天小侄陪你釣魚,整一盤帶去?”趙星辰問道。

    “好嘞。”趙玉德笑了。

    “你跑哪去了?”趙星辰剛回到碧螺閣,柳若兒兇巴巴的問道。

    “剛回家看了一下老娘。”趙星辰回道。

    “不說了,你趕緊弄一盆魚送到后院,直接上二樓,里面是可是一個大人物。她有話問你,你照實講就是了。”柳若兒道。

    露餡了?

    趙星辰心里一驚,不然,問我什么話?

    這廝只好先到了廚房,一邊水煮活魚一邊尋思著,好像沒露出什么破綻吧?

    弄好后端著進了內院,上了二樓,發現圣女正在彈琴。趙星辰端著魚不敢進去,站門口候著。

    “拿進來。”圣女哼道,并沒有停下彈琴,趙星辰趕緊低著頭把魚擱在了桌上。

    爾后,裝得一臉癡迷模樣偷偷瞄著圣女。奇怪的是圣女還是沒停,繼續彈琴。

    而趙星辰卻是越來越放肆,漸漸的,頭越抬越高。

    最后,直愣愣的盯著圣女,偶爾還會搖頭晃腦一下,偶爾又閉著眼,好像很享受樣子。

    “大膽!”琴聲嘎然而止,一聲喝叱把趙星辰驚醒過來。

    這廝突然驚醒,居然敢問道,“怎么不彈了?”

    “狗奴才,你講什么?”角落處站著的一個清麗丫頭臉一板,訓道。

    “俺不是狗奴才,俺是來學武的。”趙星辰一臉憨厚,搖了搖頭。

    “學武怎么盯著小姐看,你色膽包天!找死是不是?”丫環訓道。

    “俺,俺不是盯著小姐看,俺是在看她彈琴。”趙星辰搖了搖頭。

    “難道你懂琴,真是笑話。”圣女臉上顯著一絲嘲諷。

    “俺……俺以前認識的那個算命先生也會彈。而且,天天用鞭子抽我,逼著我彈。而且,死前還說我彈得不錯,出神入化。”趙星辰撓了下腦殼,答道。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腾讯分分彩专家精准计划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 体彩排七星彩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推荐天牛宝配资安心 体彩481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贵州快三贵州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遗留冷号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网上购彩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 st股票涨跌幅限制 北京pk10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丨 极速时时彩怎么选号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 乐彩时时彩走势图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