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三十六章 翠云裘
    原來秦頌恩聽芍藥說明日就要舉行秦頌慧的及笄宴,頓時有了主意,她打算趁此機會速戰速決,再也不想留在這里和這些人扯皮了!

    明日秦府門禁松懈,主人都會去前院招待客人,下人們也都盡數被抽調去前院幫忙,后院無人看管,她決定干脆就趁此機會去探一探秦濂的書房!畢竟以她真正的身手,只要她夠快,夠仔細,秦府里能發現她行動的并不會太多。

    秦頌恩合衣躺在床上,又細細將秦府的布局在腦中認真仔細地回憶了一遍,反復推敲,逐漸清晰起來,在腦海中已經擬出一條可行的路線。

    然而就在她即將睡著之時突然從西廂房的位置處傳來一陣凄厲的叫喊聲,初時,秦頌恩以為又是秦頌慈在纏足了,她心潮起伏不定,翻了個聲,煩悶地拿枕頭堵住自己的耳朵,可逐漸的那幾聲喊叫聲像是被人捂住,只剩下低沉的嗚咽聲,逐漸聽不見了....

    秦頌恩心中隱隱閃過一絲不好的念頭,她披了外衣起來,推開窗戶卻見著原本該是入睡的點了,秦頌慧居住的西廂房那里依舊是燈火通明,顯然有什么不同尋常的事發生了....

    好在沒過一會兒,木樨和石榴二人便回來了。她們雖然被芍藥借調去前院幫忙,但那邊并沒有給她們睡覺的地方,因此晚上仍舊是要回到秦頌恩這邊休息。原本今夜還要忙碌到深夜,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木樨和石榴竟是早早就回來了。

    秦頌恩見她們二人回來之后,臉色卻不太好,還以為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連忙出言詢問,誰知道石榴卻是一臉菜色,見著秦頌恩當即跪下砰砰砰地磕了幾個頭。

    秦頌恩趕緊上去攔住,這才聽二女斷斷續續說出今晚秦頌慧房里的這場風波。

    笄禮,《儀禮》將其列為開篇第一禮,作為鄴國貴女嘉禮的一種,在女子一生中有著非比尋常的地位。作為女孩子的成人禮,行過笄禮之后便相當于正式向外界宣布她已成年可以結婚了。《儀禮.士婚禮》上說:“女子許嫁,笄而禮之。”

    不過這種盛大的慶典一般也就是流行于鄴國上層貴族階層,畢竟操辦一場笄禮還得有錢有閑才行,像秦頌恩原先那樣的獵戶出身,雖然在村子里已經算中上人家了,不過也就是請大家吃頓好點的飯菜而已。

    但在秦府,尤其秦頌慧的外祖家又是世家大族曹家,自然更要隆重復雜些。

    秦頌慧早在一年前就開始準備及笄禮上要穿的禮服,尤其是最后一件大袖長裙,上衣下裳制,名喚“翠云裘”,乃是數十位技藝精湛的繡娘花費了近八個月的功夫,用百越地區獨有的孔雀毛織成一件翠毛裘,金翠炫麗。

    孔雀長長的羽尾上只有頂端的“珠毛”采下用于制線,還需將這些短短的細絨毛旋繞著纏裹在一根長長的細蠶絲上,再用綠色絲線分節捆扎,如此在一根長絲上接連地纏綁好翠絨,方形成了織就長裙的“孔雀羽線”。用它制成的翠云裘“正看為一色,旁看為一色,日中為一色,影中為一色”,而“百鳥之狀皆見”,隨著光影照射的角度、時辰不同皆能變換出不同的顏色,穿在身上,舉手抬足皆是暗閃翠澤。

    原本以秦濂從五品的官職,哪怕在禮部任職也拿不到這樣的衣裙,還是曹家外祖父聽聞外孫女及笄,特意命人在一年前就去百越定制來的,這種翠云裘因為孔雀難得,一向只供宮中,也是曹家多年底蘊,方能拿得出這樣的禮物,送給一個晚輩用作及笄宴上的禮服。

    秦頌慧自從拿到這件翠云裘后就愛不釋手,若不是為了在及笄禮上一鳴驚人,她早就拿出來穿上。曹氏也怕女兒不仔細糟蹋了,因此一直收在她房中妥善保管。

    直到今晚,為了預備著明日要穿,所以特意命芍藥從柜子里拿出來,送給秦頌慧房中。

    誰知秦頌慧心急,當晚就忍不住想要再試穿一次,于是珍珠并幾個貼身侍女忙服侍她穿上。誰知竟然那么巧,因為來的客人多,許多有經驗的大丫鬟都被調去外院招待客人了,連秦頌慧身邊也只留了一個珍珠,新上來頂替的小雀原是三等的灑掃丫鬟,只不過因為她嘴巴甜,做事機靈,又肯學習,還特特給芍藥使了錢,方有機會趁著這幾日到秦頌慧身邊服侍,原本說好了,如果做的好,得了秦頌慧賞識,日后也不必回去,就提個二等丫鬟,繼續留在二小姐房中。

    這幾日,她為了在秦頌慧面前留下個好印象,事事搶在頭上,早就惹了秦頌慧身邊原來幾個丫鬟的眼兒,她的勤奮主動倒是顯得她們平時在偷懶似的,因此這一次那些丫鬟暗自計劃好了就要給這個小雀一個下馬威。

    饒是貼身伺候秦頌慧穿衣這樣的事也要小雀過來幫忙,小雀不知是計,竟然也大著膽子上手,誰知她是做慣了粗活的,手上長了一個老大的繭子,手上的皮膚也粗糙,指甲那還起了不少倒刺,原本這樣的人是根本不能貼身伺候秦頌慧的,但機緣巧合之下竟然就叫她上手摸到了翠云裘。

    頓時,也不知道是手上哪一處只不過在那件翠云裘上拂過,竟然就被勾出了條孔雀羽線,明晃晃的線頭露在原本該是完美無暇的翠云裘上頓時讓秦頌慧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珍珠并幾個丫鬟此時也慌了,她們原本叫小雀過來近身服侍秦頌慧不過是想看她出個小岔子,誰想到她手能那么粗,直接在翠云裘上勾出個線頭,那般珍貴的衣衫誰也沒想到竟然這樣難伺候....

    珍珠還想著該如何補救,就見到怒火攻心的秦頌慧就順手操起手邊的官窯茶盞沖著小雀腦袋上砸去:一下,兩下,三下......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娱乐场名称 破解时时彩平台的软件 北京快3助手苹果版 江西11选五胆拖表 嘉兴福利彩票 和讯股票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江西快三走势图中奖一注多少钱 河北11选5前3组和值表 泳坛夺金481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app下载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七星彩彩票高手论坛网 河南快3走势图手机版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app 福利彩票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