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三十三章 準汝以公主折金
    秦頌恩的煩惱放在賀令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當他聽說魏國的使團也已經到了京城,就住在隔壁的迎賓館里,賀令圖便對著靡星吩咐道:“三弟,勞煩你走一趟吧。”他微微笑道,“等了那么久,我們的仇也該報了。”

    靡星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便出門。

    當晚,魏國入住的迎賓館起了大火,魏國使團三百余人都死在了那晚的大火中,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

    魏國國君震怒,要求鄴國立即交出兇手,同時原本已經北撤的軍隊再次屯兵于邊境,虎視眈眈,隨時可能與鄴國再次交戰,大戰一觸即發。

    然而兇手是誰,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這兇手交不交卻成了一個大難題。

    是夜,一頂青衣小轎進了大宛使團迎賓館的住處,甚至并沒有在前門落轎,而是直接由人抬著轎子進了賀令圖居住的院子里。

    落轎之后,從轎子中下來的人赫然便是大鄴一品重臣,如今掌握著朝廷大半力量的丞相賀潮之。

    傅瑾已經在門外久候多時了,見到賀潮之來了,默不作聲地將他迎入屋內。

    內室,燭火晦暗不明地跳動著。

    賀令圖斜倚在榻上,正在專心致志地與自己對弈,見到賀潮之進來了,也不起身,仍舊是專注地看著棋盤,一直到賀潮之在他面前跪坐下,方抬起頭示意下人替他斟茶。

    “賀大人,深夜到訪,不知有何貴干?”

    賀令圖用大宛語說完,一旁侯立著的傅瑾便將這話翻譯成鄴國官話告知賀潮之。

    “二王子,我們明人不說暗話。”賀潮之揮了揮手,示意跟在一旁自己帶來的通譯退下,“我知道你會我大鄴官話,今晚在下想說的事不欲太多人知道,還請二王子見諒。”

    賀令圖望著他微笑不語,但也揮了揮手示意左近服侍的人都退下,方用地道的鄴國官話回道答:“洗耳恭聽。”

    賀潮之見賀令圖身邊的人俱走光了,才說道:“二王子何必明知故問呢?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在我大鄴京城里就對魏人出手,難道不怕將自己交代在此嗎?”

    賀令圖微笑道:“賀大人的膽子也不小嘛!孤身一人半夜來此,不怕今晚跟那些魏人一樣出不了迎賓館嗎?”他語氣不見絲毫狠毒,但說出話卻足以令人膽顫。

    賀潮之臉上不見一絲慌亂,也是極為冷靜地看向賀令圖:“這里雖是大宛使團的駐扎處,二王子可知迎賓館外,或許早已被我們大鄴軍隊層層包圍了起來。若是天亮之前,老夫沒有平安出去.....老夫一把年紀了,也不曉得還有多少歲可以活,可是二王子您風華正茂,未來定然大有所為,難道真要留在這里陪老夫嗎?呵呵呵,我記得,查干可汗并不是只有您一位王子吧?“

    賀令圖聞言,微微冷笑:“是,我父汗當然不止我一位兒子,可在大宛有志于要和鄴國結盟就只有我一位王子了。”他頓了頓,“賀大人既然不怕死,愿意以死報效鄴國,我當然不會攔著。不過你如此消息靈通,應該也知道我大哥吧?他是左閼氏與我父汗的第一個兒子,用你們的話說就是名正言順的嫡長子。不知賀大人有沒有得到消息,我大哥對鄴人可不怎么友好啊?我記得他曾經說過,鄴人不會放牧沒有什么用,要是能殺光他們,將鄴國的田地變成我們的牧場就好了!”

    他丟下手中的棋子站了起來,背對著賀潮之,望著窗外正懸于天邊的一輪明月道:“賀大人,應該不用我教吧,你們鄴國不是有一句話說‘該斷不斷必受其亂’,想在大宛和魏國之間兩頭下注是不可能的,任何一方國君都不會允許這種墻頭草兩邊倒的行為。”

    他轉過身看著賀潮之,淡淡地道:“本王也是一片好心,想要幫鄴國早下決斷。如今該投向哪一邊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

    賀令圖的話說完,一向不露聲色的賀潮之臉上終于浮現了一絲猶豫,他掙扎了片刻,終于對著賀令圖拱手為禮道:“行,最遲三日之內,老夫便想辦法令皇上蓋好國書送到王子這里來。”

    賀令圖卻擺了擺手:“遲了。”

    賀潮之眼睛微瞇,露出精光:“你什么意思?”

    賀令圖從榻后面的架子上抽出一疊奏章似的東西,丟到賀潮之的面前:“這不是魏人遞上來的國書嗎?犒軍費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錠、衣緞一百萬匹....”

    賀潮之撿起那疊紙本,翻看果然和魏人遞上來的停戰協議一字不差,他心中驚懼,沒想到大宛人的手伸得如此之長,竟然大鄴朝中也有了他們的奸細。

    賀令圖從高處俯視,將賀潮之臉上變換的顏色盡收眼底,他輕笑道:“魏國是我們的手下敗將,我們提出的條件自然不能比他們低。看在賀丞相一片苦心的份上,我們要的也不多,只不過比魏國國書上再高一成即可。”

    他走到賀潮之身旁,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們不會像魏人這樣不講道理。知道你們鄴國國庫空虛,未必一下子能拿出那么多東西來,準你們以公主一人折金五千錠,皇室女一人折金一千錠,貴女一人折銀五百錠來抵債。”

    他對著賀潮之側頭笑了笑,那看似云淡風輕的笑容里卻掩藏著深深的惡意:“這就是本王對你們蛇鼠兩端的懲罰,快去吧!你們如今已經得罪了魏主,不會想再得罪大宛吧?”

    說完他不再理會賀潮之,對著門外的傅瑾吩咐道:“來人,送客!”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配资炒股壹推荐卓信宝配资23 天津11选5玩法 p2p理财平台跑路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连线 甘肃快3走势图号码统计 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云南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码推荐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100 股票分析方法量化分析法 12124期博彩老头 股票融资公司排名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结果查询 北京快3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