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二十九章 有表哥自然也有表妹
    她想了想最終還是放棄了嘲諷秦頌恩的言論,只不過是不想在表哥面前破壞自己溫柔善良的形象,因此難得帶了腦子把話憋住了。

    “表哥,我們走吧!二弟在書房里等你呢,聽說你要來,他丟下那幫同學就趕來了,如今可是要等的著急了!”

    原來是表哥啊,秦心心將自己的思緒拉回現實之中,被秦頌慧稱為表哥的,估計就是曹家的那幾位公子了,也不曉得是哪一個。

    曹表哥見狀便轉頭問她:“這位姑娘是....?”

    秦頌慧猶豫了一下,有些不曉得該怎么介紹她,又怕自己說得太刻薄引起表哥不喜,可不將秦頌恩那粗鄙的出身說出來又怕她引起表哥的興趣。

    她表哥事事都好,就是待人太過溫柔,對誰都那么平易近人,彬彬有禮。

    最終她含糊其辭道:“你知道的,就是那人啦。”

    曹睿略一思索就明白過來,他在家中也聽長輩略提過一嘴。

    只不過當時說的是,秦姑父進京趕考前,在鄉間也是耕讀傳家,曾有個伺候的丫鬟,半夜趁他醉酒爬床。秦姑父并不曉得這個丫鬟那一夜就有了身孕,他第二日就啟程趕考,只交代了秦老太太好好安置那個丫鬟,沒想到秦姑爺后來高中探花,又傳信來說要與坐師家小姐結親。秦老太太當機立斷,等那個丫鬟生下孩子后去母留子,將此事掩蓋過去。

    原先他們曹府眾人都不曉得此事,還是后來圣人欲廣征貴女送往大宛和親的消息傳來,他們家還算消息靈通,秦姑父在禮部任職,爺爺又是天子心腹,所以最早得到消息,姑母急的慌了陣腳,竟然不曉得從哪里知道姑父這段過去,想著法子從鄉間找到了這個“表妹”,想要讓她代替頌慧妹妹前去大宛和親。

    如今,雖然對外都說這個表妹是因此從小八字不好,與家中長輩相沖克,所以一直養在外面的寺廟里祈福靜養,可是京城里稍微有些頭臉的人家都曉得內情。

    但照曹睿來看,姑母這是愛女心切,情急之下走了一步大大的臭棋。

    如今大鄴風雨飄搖,內外交困。原先將爺爺視為肱骨大臣的先帝去世,少帝登基,這幾個月來,以爺爺為首的主和派和丞相賀潮之為首的主戰派,互相猜忌,明爭暗斗,矛盾日益激化,因此竟然沒有顧忌著姑母竟是出了這樣的昏招。

    如今丞相賀潮之那邊的人正緊盯著他們曹家一脈,正是沒有黑料也要憑空捏造點黑料出來的時候,誰知道姑母竟然主動送上那么大的把柄。

    爺爺布局全盤,也是燈下黑竟然沒有發現姑母做出了這樣昏頭的事,可他身為晚輩也不好主動開口去指責姑母。

    想到這里,曹睿看向秦頌恩眼中不覺帶上了一絲同情,姑母為了保住頌慧妹妹已經有些偏執,就是他將這些事細細分析給姑母聽,她也不會為了阿慧放手的。對于這個注定要被送去大宛和親的姑娘,他忍不住暗暗嘆了口氣,決定在有限的日子里對這個新來的“表妹”更好些。

    秦頌恩自然不曉得曹睿的一番心里活動,若是她知道自己這就被可憐上了,只怕要失笑,如今只是覺得這個曹睿看自己的目光突然變得更加溫柔了,只聽他微笑地望著自己說:“原來也是秦家妹妹,剛才失禮了。”

    秦頌恩被禁足這些日子倒也學了不少鄴國貴族少女的禮儀,于是對他回了個禮。

    秦頌慧只覺得兩個人的動作是何等的刺眼,當下忍不住又催促道:“行了,表哥,我們快走吧!”

    誰知道,曹睿聞言卻對秦頌恩說:“表妹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看表弟。他難得回家,不知道你之前見過他了嗎?”

    秦頌恩瞥見邊上秦頌慧欲要噴火的眼神,她原不欲多事便想要拒絕,就見到從東廂房里跑出來一個十來歲的少年,白凈臉兒,虎頭虎腦,依稀有些秦濓的影子,但眉眼間長得更像周姨娘些,他一看就是沒受過任何生活疾苦的富貴小少爺,走路風風火火,來似一陣風。秦頌恩算算人頭,估計這個就是周姨娘的親生兒子,秦家目前唯一的男孩秦頌梧了。

    只不過,大約是從小由秦濂親自管教,一向養在外頭的緣故,與他同母妹妹秦頌慈唯唯諾諾的樣子截然不同。

    只是秦頌梧見到秦頌恩一行人先是愣了下,后反應過來便對著曹睿和秦頌慧如常地行禮:“曹表哥,大姐姐…”說完,到了秦頌恩這里就卡了下,不曉得該如何稱呼了。

    秦頌慧絲毫沒有出來打圓場介紹的意思,頓時場面就僵住了,還是曹睿見機快,對秦頌梧笑道:“如今還管阿慧叫大姐姐呢,這位才是你的大姐姐。”

    秦頌梧其實并沒有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大大咧咧,他雖然常住書院但也曉得,自己的親妹妹住在太太房里,衣食住行都受到大房的掌控,因此瞧在妹妹份上,在很多事情也不得不對著秦頌慧低頭。

    他一開始見秦頌慧不發話,也不好冒然改口。秦頌恩雖然也是同父異母的姐姐,可是之前兩個人毫無交往,自己與她并無什么兄妹情,而且太太雖沒有明說,但大家都曉得她是一個馬上就要被送去和親的可憐蟲,無足輕重,得罪也就得罪了。

    不過等曹家表哥一開口,秦頌梧便曉得自己該改口了。

    秦頌慧不過是一只紙老虎,自己不過是顧忌她身后的太太以及曹氏家族,他爹尚且要仰仗曹氏鼻息,更何況自己。

    在京城年輕一輩中,曹睿一向是他們這些二代三代里的佼佼者,少年及第十六歲時考中了舉人,還是慶元三十五年京畿鄉試的解元郎,據說他從小讀書過目不忘,一向有“神童”之稱,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明明能靠家室,可是偏偏要靠才華。

    不過曹父卻擔心兒子少年得志,年少輕狂,早慧易傷,因此想要壓一壓他,不叫他風頭太盛,因此按住不叫他繼續往下參加會試。因此這些日子,曹父不讓他繼續呆在家中看書,而是代表曹家出來走動,所以他才會閑極無聊,提前一天就跑來秦家散心。

    而且秦濂也曉得曹睿文章見識皆是一流,且他父親隱隱是曹老爺安排下曹家下一代的繼承人,因此也愿意家中子女與他交流。所以特意請了曹睿來指點自己兒子文章,而曹觀音也打著希望能將女兒曹頌慧嫁回娘家的想法,所以秦家雖然禮數嚴苛,可是對著曹睿,大家卻似乎一致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他隨意進出后宅,連秦老太太也說“與曹家本事通家之好,自家親戚也不用避諱了。”更何況秦頌慧小時候,秦濂外放,曹氏流產,自己一邊要修養身子一邊還要應付秦老太太層出不窮的花招,所以經常將秦頌慧送去曹家小住,也可以說與曹睿一道長大。

    雖然還不曉得曹家到底是什么主意,但秦府對于曹睿是隱隱當成未來姑爺看待的,因此當曹睿說出該叫秦頌恩大姐姐時,秦頌梧見秦頌慧也沒有提出反對,便連忙改口作揖:“原來是大姐姐,見過大姐姐。”

    秦頌恩點了點頭,淡淡地道:“三弟好。”說完就閉口不言了。

    曹睿還以為秦頌恩有些害羞靦腆,就更加想照顧她些,于是又道:“外面太陽毒辣,你們才剛認了親,應該還有許多話想聊,不如我們一道去三弟的房里詳談。正好姑父也讓我指點一下你的文章,這一屆的主考官是吏部右侍郎錢習禮,他最不喜歡辭藻華麗、空無一物的文章,你需多多聯系實務,從當今的時政出發。”

    鄉試主考官,一般由朝廷任命,從中央至地方主持考試。為了防止地方請托,考試前都是不向外聲張,考生只能自己打聽。這時候就顯出世家子弟的好來了。越早得知主考官是誰,就能先一步揣摩他的文章,提前為鄉試作準備,對癥下藥,而一般的寒門子弟往往兩眼一抹黑,秦濂能從一個鄉野中脫穎而出,高中探花也得不說是有真才實學的。

    秦頌梧知道曹家表哥乃是寫文章的高手,尤其又是以評述時政最為擅長,忙長揖道:“還請兄長教我。”

    曹睿拉了他的手道:“走,去你房中詳談,我猜今年必定有一道題會講到魏宛之間的關系,我給你好好捋捋關系。”

    他與秦頌梧往前走了幾步,突然駐足回望秦頌恩道:“表妹不一起來嗎?”

    秦頌恩原本是想拒絕的,可是曹睿那最后幾句話一下子就打動了她,之前還想偷偷溜出去找老李打聽大宛使團的事,可這不正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嗎?

    也不必去悄悄打聽了,自己剛好可以正大光明的了解,要說這朝堂政事,除了為官拜相的那群老爺們,不就是他們的子孫們耳濡目染了解最多?更何況秦曹二人皆有志于仕途,聽他們討論鄴國朝政,正中下懷!

    當下,秦頌恩也顧不得秦頌慧望向自己欲要噬人的目光,快步迎來上去,淺笑道:“好啊!”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青海11选5走势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开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224期排列5中奖彩票 福建快三跨度表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爱乐彩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2009上证指数 浙江11选5彩票官方攻略 四川体育彩票七星彩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图 宁夏11选五的基本走势图 浙江快乐12中奖助手软件 期如意期货配资 甘肃11选5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