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二十八章 每部古言小說里都有一個表哥
    秦頌恩踏出房門只覺得屋外的藍天分外高遠,碧空如洗,萬里無云,陽光照出滿院綠意,紅粉白三色九重葛交錯綻放,壓著院子白墻探出檐去,連帶著整個人的心情都明朗起來。

    只不過今日的秦府似乎也格外熱鬧,外院人聲喧鬧,似乎還有不少青年男子呼朋引伴,飲酒作樂的聲音。

    秦頌恩微微皺眉,覺得有些奇怪,這秦府自詡克己復禮,最是遵守那些死板的教條,平時不許飲酒高歌,大聲喧嘩,秦濂在人前也是一派道貌岸然,不茍言笑的樣子,整個秦府都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氛圍,今天這樣熱鬧倒是難得。

    她對著木樨吩咐道:“去打聽下。”

    木樨辦事利落,很快就來回稟:“原來明天就是二小姐生辰,又是她及笄,所以家里請了不少客人。正好這幾天又趕上書院沐休,三少爺也回了家。他有些外地的同學,放假沒有地方可去,所以也跟著三少爺一道來秦家做客,兩撥人聚到了一起就更加熱鬧了。”

    秦頌慧生辰嗎?

    秦頌恩起初并沒有放在心上,只不過過耳便拋到了一邊,但很快她突然反應過來,一把抓住木樨的手腕:“你沒聽錯,明日真的是秦頌慧的生辰嗎?”

    木樨只覺得秦頌恩抓住自己的手突然變得那么用力。從前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動色,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小姐,此刻竟然變得如此的情緒激動.....她這是怎么了?

    感覺到事關重大,木樨又認真想了一遍,這才肯定地說道:“是,沒有錯呢!明日便是六月初六天貺節,都說六月六貴吃肉,九月九鬼喝酒,聽二小姐房里的珍珠說,二小姐便是因為生在這一天,被認為是有大福之人,將來必定能大富大貴。”

    秦頌恩對于這番解釋頓時感覺有些槽多無口,但如果木樨沒有搞錯的話,秦頌慧的生辰就在明日....

    這怎么可能?

    秦頌恩怕自己搞錯,忍不住豎起手指開始一根根派數字。

    她的生辰在三月初七,和秦頌慧的生辰竟然只隔了三個月!

    三個月?

    原先她以為自己和秦頌慧相差整整一歲,那算算日子,勉強還能合上。

    按她最初的推算,大概是娘懷孕后,秦濂就啟程進京趕考,一個月后高中探花,被曹大人榜下捉婿,秦濂寡廉鮮恥,對外撒謊說自己未曾娶親,因此才能高攀到曹府小姐。之后便是納吉、納征、請期、最后迎親,兩個人一洞房就有了孩子,曹氏十月懷胎生下秦頌慧,剛好差不多一年左右。

    但如今...與自己相差了三個月就有了秦頌慧....秦頌恩眉頭深深蹙起:秦濂和曹氏之中肯定有自己還不曉得的問題!

    這個事情實在太過顛覆她的認知,原本以為曹家也是受害者,可若是只相差三個月,那就不是騙婚那么簡單了!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倒推回去似乎一切也有跡可尋......

    秦濂當年新婚,與曹氏甜蜜如膠似漆,不管是真愛曹氏年輕貌美還是看重曹氏娘家位高權重,但為何突然曹氏流產后,秦濂不留在京中照顧“愛妻”,而曹家反而還要幫他謀求外放,遠赴荊州....甚至他在荊州另納一門貴妾,雖然說是當時的上峰牽線拉媒,可曹家也沒有什么反應,甚至有些默許的意味在里面.....

    而且這個周姨娘能在曹氏無嫡子的情況下,先生出庶長子,甚至是如今秦家唯一的男孩.....這是當曹家都是死人嗎?

    難道秦頌慧不是秦濂的孩子,而是曹氏當年出了丑事因此才著急挑了秦濂,也不去甘水村調查一下秦濂家室,就成親,其目的在于想要瞞天過海?

    所以后面秦濂發現曹氏的丑事,奈何曹家勢大,所以干脆避走荊州?在那里另尋新歡,曹家因為理虧所以默不作聲?

    可這個也不對啊.....

    秦頌恩與秦頌慧兩人雖然一個更像秦濂些,一個更像曹氏些,可是細看二人五官之間還是有些相像,更別提秦頌慧還有一雙與秦老太太有些相似的眼睛和臉型。因此秦頌恩沒來之前,老太太對曹氏心存芥蒂,可是對于自己這個嫡親孫女兒還是喜歡的。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先還不覺得,此刻回想起來卻覺得處處蹊蹺,處處奇怪!

    這個發現實在是太過驚愕,以至于秦頌恩一下凝立在原地,半天回不過神來,卻沒有注意到腳步聲漸漸臨近。

    “咦?”一聲年輕男子獨有的嗓音打破了秦頌恩的沉思。

    秦頌恩抬起頭一看,見是一個不過十八九歲的俊美少年,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處鑲繡金線祥云,腰間朱紅白玉腰帶,上掛白玉玲瓏腰佩,氣質優雅,氣度逼人。

    少年立花樹之下,見她抬起頭,稍稍愣了下,隨即對著她微微頷首致意。

    “表哥!”秦頌恩還在發愣的瞬間,秦頌慧已經跟在那個少年之后急匆匆地跟了過來,但因為纏了足,走不快,搖搖擺擺的看著讓人分外著急。

    見到秦頌恩,秦頌慧頓時露出嫌惡的表情,對著木樨和石榴道:“你們怎么沒看好她,竟然讓她跑出來了?”

    木樨和石榴對著秦頌慧行了禮,方回道:“今日大小姐已經通過老太太的測試,能和我們講官話了。”

    秦頌慧聞言皺了皺眉,回頭有些不太相信地看了一眼秦頌恩,欲言又止。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12144期排列3推荐 吉林快3吉林彩经网 双色球怎么玩法介绍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走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一天开多少期 今晚七乐彩开奖号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20190828006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赌钱压的多顺口溜 qq飞车要什么电脑配资 体彩中奖去哪里兑奖 理财产品哪个好一些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