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十九章 相認
    秦心心卻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一聲不響地跟著那個丫鬟入內。

    誰知她剛走到影壁處,就聽見院子外響起一陣聲響。

    不多等,便見一個形相清癯,蕭疏軒舉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衣直綴,頭戴同色方巾快步走了進來。府中的下人見他進來,齊齊行禮:“老爺。”

    秦心心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男子竟是自己闊別十五年從未見過的親生父親秦濂。

    秦老爺雖然人到中年,可是看著依舊風姿雋爽,湛然若神,若不是知道他的人品低劣,饒是秦心心這個在前世見慣了美男子的現代人也免不了要夸他一聲帥大叔,只被他輕輕一瞥就有一種叫人心跳加速的感覺。

    由此也可知,他年輕時該有多帥,因此自己的姥爺和曹家那位遇人無數的中丞大人都叫他的外貌欺騙去了,接二連三將自己的愛女趕著嫁與他,也難怪先帝會點了他做探花郎,文章水平不知道,就是光一罩面就叫人心情愉快。

    真是不折不扣的衣冠禽獸。

    原先秦心心還有心懷僥幸,抱著萬分之一的念頭,對于這個從天上突然掉下來的爹有些懷疑,萬一搞錯是搞錯了呢?萬一是秦家認錯人了呢?

    可如今見了秦濂她也只能真的任命了。原因無它,自己和他竟是長得太像了,竟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的。只不過鄴國女子以柔弱為美,因此秦濓的五官長在他身上是名士風流,恰到好處,但這長相到了秦心心的臉上就有些女生男相,過于英氣了。

    秦濂見到眾人都對他行禮,只有一個面生的年輕女子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動,心中已然一動,再仔細觀察發現五官依稀有點眼熟,再想起下人的稟報,頓時明白過來,秦濂沉吟片刻,對著她微微點了點頭。

    “去老太太房中嗎?”秦濂對著秦心心說,“一道走吧。”說著也不等秦心心回答就走到她前頭去。

    秦心心心中默默嘆了口氣,但一想到現在不是翻臉的好時機只能任命跟上。

    三進門的院子說實話并不大,秦濂原本特意放慢了腳步想等一等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女兒。但他一回頭,發現這個女兒已經不緊不慢,十分閑時的跟了上來,再一想原因,低頭看了看秦心心半露在外面的大腳,不覺也嘆了一口氣:罷了....和她娘一樣上不得臺面....還是早早送走,省得養久了生出感情反倒不美。

    秦心心自然不會曉得就那么一會兒功夫,這個便宜爹就腦補了那么多東西。沒一會兒他們過了抄手游廊,到了老太太居住的榮安堂。

    原本應該芍藥先進去稟告,秦心心估計自己又得在外面站了一會兒才能進去,但這一次她和秦府的男主人一塊到的。

    也不用芍藥通傳,秦濂自己大步一邁就進了房,秦心心自然不會站在外面傻等,反正她不管怎么做,在這些人眼中都是不知禮教的鄉下妞,當即也跟著進了門。

    從通透敞亮的屋外一下子進到昏暗房間里,秦心心眼睛忍不住微微瞇了下,才看清屋子里最上頭端坐著一個兩鬢斑白,面容有些刻薄的老太太,雖然如今衣著光鮮,但早年含辛茹苦的勞作在身上留下的印記還是磨滅不掉的。

    再往下是個中年婦人,比起穿金戴銀的老太太,這位夫人的穿戴就精致含蓄多了。秦心心雖然對珠寶首飾并不是太了解,但只看她晧腕上隱隱約約露出一截翡翠鐲子的水頭就曉得比那位老夫人滿身的金飾要值錢許多。

    見到打頭進來的秦濂,兩位夫人臉上都堆起了笑意,但見到和秦濂一起進來的秦心心,兩人臉上的笑意明顯都僵硬了下,還是曹氏反應地快,先恢復了滿臉的笑意:“好孩子,你就是相公之前流落在外的孩子吧?我剛想叫人請你進來,沒想到你已經先遇上老爺了....”

    她話說到這里,便用余光輕輕撇了一眼秦濂,見秦濂對秦心心一臉平淡的表情,便斟酌了一下說辭,又拿著手帕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淚,方道:“可憐見的,在外面到底吃了多少苦啊!好了好了,如今總算回家了。老爺你已經見過了,那位老太太是你祖母....“說到這里,曹氏頓了頓,原本說到這里便該是秦心心對著親生父親秦濂和親祖母孫氏見禮的時候,可是見秦心心還是站著不動,她心下冷笑,果然是個沒禮數的野孩子,可是面上依舊云淡風輕地笑道,“我是你嫡母....聽說你娘走的早,規矩禮數什么的也都沒人教你,以后就跟在我身邊,學學規矩,你不妨拿我當你的親娘來看。”

    曹氏說完,秦心心依舊不聲不響地站著不動,沒有任何表示。

    這一次秦濂也忍不住咳嗽一聲,吩咐道:“你這孩子,還不給你的母親行禮道謝?要知道你母親出身曹氏望族,她肯教你規矩那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

    曹氏當著眾人的面被秦濂夸獎,哪怕近幾年兩人的關系已經不像最初那么融洽,依舊免不了紅了臉,自謙道:“老爺快別那么說,羞煞奴家了。”

    一旁的芍藥見機忙拿了墊子來,放到秦心心面前,示意她跪下給眾人見禮。

    但奈何秦心心依然巋然不動,神情冷淡,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太太半瞇著的眼睛此時也睜開了,冷冷地朝著秦心心射了過來了,秦濂臉上怒容漸顯,當即喝道:“你這個孩子,好不懂事!”

    曹氏動了動嘴巴,她想起宋婆子死前差人送來信上,似乎也提到過秦心心貌似木訥呆滯....不過這木訥呆滯到底是老實蠢笨的木訥,還是為了不去大宛故意裝出來的木訥?曹觀音瞇了瞇眼睛:管你倒是是忠是奸,既然在秦府住下,總有露餡的一日,只不過如今還有一件更緊要的事情......

    想到這里她忙勸道:“老爺消消氣,姑娘年紀還小,之前失怙無人教養,不懂規矩我們回頭慢慢教就行,別嚇壞了她。”

    秦濂聞言便回身對著曹氏說道:“你呀,太過善良了。”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全国期货配资 线上期货配资违法吗 棋牌赌场论坛 云南快乐10分app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版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急速赛车11 怎样才能炒股赚钱 赛车pk10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pc蛋蛋vip有什么用 河北快3走开奖结果 时时彩最专业软件D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11选五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