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十七章 終于回“家”了
    “大小姐歸家了!”

    “大小姐歸家了!”

    秦心心回府的消息經由前院婆子的通傳,一徑傳到了后院的西廂房里。哪怕秦府的嫡長女秦頌慧不必去差人打聽,都能聽到這一聲聲的通報。

    滿城原就是江南郡守,如今做了圣人“行在”又隱隱有傳言說要遷都于此,自然洛陽紙貴,一時此處住滿了從北方遷居而來的“達官貴人”。

    秦父雖是京中正五品的官員,但奈何如今滿城寸土寸金,他們所居住的地方也是捉襟見肘。好賴托了岳父曹大人的關系,還能在物價飛漲的滿城買到一個三進門的院子。

    這幾日,因為大宛使團要來,在禮部當值的秦父更是忙得腳不著地,已是數日都沒能回家了。

    秦家大小姐秦頌慧獨享這四合院的西廂房,她年方十四,雖然是身量未開,但已然可以看出將來必是個美人胚子。她是秦濂與其元配夫人曹觀音的嫡長女,外祖父又是御史中丞曹祖望,自小在家中便是說一不二的霸王性子。

    雖說鄴人女子以貞靜柔順為美,但奈何一樣米養百樣人,秦頌慧小時候爹娘只有她一個人嬌嬌女,且外家又位高權重,自然是被全家捧上了天,說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也不為過,自此便養成了她說一不二的嬌蠻性子。

    但可惜好景不長,秦濂沒過幾年便外放去了荊州,曹觀音那時因為剛剛滑過一胎,便留在家中養身子,竟是沒防住秦濂在那里又納了一個貴妾回來。

    原是秦濂上峰見他孤身一人入楚,無人照顧,于是便做媒將荊州本地一富商之女送與他做妾。于是四年一任到期,再回京中時房中除了那位富商之女周姨娘,還添了一兒一女,湊成個好字。

    曹觀音自詡賢良淑德,不愿在這個上面落人話柄,因此咬著牙也認了,甚至還將那周姨娘的女兒養到自己身邊,反手又將自己貼身丫鬟玫瑰開了臉,送到秦濂床上做通房丫頭,與那位周姨娘打對臺。

    如今周姨娘的兒子秦頌梧已經十歲,作為秦濂唯一的兒子,被送到了京郊有名的白鹿書院,每月三旬只得兩日假期才能回家小住。

    庶女秦頌慈只有六歲,從小就養在曹觀音房中,若不是實在太小,上不得臺面,送去大宛和親更容易引起非議,怕是那位曹夫人也不會想到要把秦心心接回家中。

    此時,雖然曹夫人在想到要接回秦心心時已經對著自己這個嬌生慣養的寶貝女兒千叮嚀,萬囑咐,可是秦頌慧坐在屋子里,聽到外院有下人接二連三的叫喚通傳起來:“大小姐歸家了”她仍舊是忿忿不平地將手中的梳子重重往梳妝臺上一扣,低聲罵道:“那起子的破落戶也稱得上大小姐....“

    哪怕曉得秦心心是給自己來擋災的,可是一想到自己用了十四年的“大小姐”名號要給那個從鄉間蹦出來的土棒子她就仍舊有些不高興。

    按照她的設想,何必將那個人接回家中,鄉下隨便哪個院子一塞,等日子到了就送到宮里去不就行了嘛?何必還要再找回來礙他們的眼?

    不過她的爹娘卻覺得畢竟頂著秦府大小姐的名頭送出去,若是真的一點禮數都不曉得,冒然送不出不說他們秦家面子上不好看,恐怕她爹和她外祖的政敵都會抓住這一點大做文章。

    因此秦父雖然默認了這李代桃僵之計,但也叮囑她娘,務必要將這個遺落在鄉家的女兒接回家中,教養好了才能送出去見人。

    一旁的婢女珍珠見狀忙安慰道:“小姐仔細手疼!您是金玉般的貴人,萬萬犯不著和那個瓦礫般的鄉下丫頭置氣,前院那些嘴碎婆子曉得什么,不過是太太吩咐了,暫時捧著她而已。等她去了大宛,誰還記得那個丫頭啊,只有您才是我們秦府真金白銀都不換的大小姐。”

    秦頌慧瞥了一眼珍珠,負氣道:“我自然知道,還用你說?就怕她頂著我大小姐的名號做出來什么讓人笑掉大牙的丑事,等她走了,以后我還怎么做這個大小姐。真不想明白爹娘為什么還要把這種人接到家里來!”

    珍珠忙細細勸解她:“所以太太才要趕緊接她回來教她規矩禮數。聽說雖然最后是要送去大宛的,可是畢竟要從宮里送出去,還是得小心穩妥些。”

    秦頌慧聞言也皺起了眉頭:“這些大宛人真真可惡,搞出這些事來,還害爹爹好幾日都不能回家,不過也正好和那個鄉下丫頭湊成一對,都是未經開化的野蠻人,說不定還能聊到一起去呢。”

    想到這里她噗嗤一聲笑出聲來,繼而又發愁道:“哎,也不知道那個鄉下丫頭會不會講官話,能不能聽懂我們說話,對了,你說她身上會不會發臭,還有蟲子?”她對珍珠說,“你去和我娘說,先別急著讓她進門。記得先送去鄉下的院子里關一段日子,一定要仔仔細細洗干凈,再觀察幾天才能送過來。聽說那些鄉下姑娘身上還有什么跳蚤、臭蟲....啊啊啊,光提起來就讓人起雞皮疙瘩了。”

    她話音未來就見著一個氣質溫婉,衣著華麗的婦人在一眾丫鬟婆子的簇擁下緩緩走了進來。

    “你這個丫頭,渾說什么。”婦人未語先笑,嘴里說著責備的話,可是眉間繾綣的笑意哪里有一絲責怪的意思,“她好歹也是你的姐姐,怎可一點禮數都無,從今以后,她進了這府,就是你的庶姐,待會兒在老太太那里見了她可莫再說這些傻話了。”

    秦夫人曹氏頓了頓,見寶貝女兒依舊不開心地皺著眉頭,又勸慰道:“你放心吧,自打宋婆子接上了她,早就里里外外帶她洗漱過了。一路上也有丫頭婆子跟著,即便最初身上有蟲子,如今也干凈了。乖囡囡,大不了待會兒我叫個婆子讓她再細細檢查下。”

    曹氏剛說完,就見一個丫鬟進來,在她耳旁低聲稟告了什么,饒是曹氏自詡見慣了風浪也不免倏然變了臉色。她聽完就問:“老太太和老爺知曉了嗎?”

    那丫鬟搖了搖頭:“奴婢一聽老李頭的回稟就先來報告太太了。老太太和老爺那里如何回稟,還請太太定奪。”

    曹氏深吸了一口氣,方道:“好,你做的很好。不過這樣大的事情定然要告知老太太和老爺的。你去,先叫人看著那個丫頭,一切等老爺回來了再做定奪。”

    秦頌慧聞言,奇怪地問道:“娘,出了什么事?”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将结果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南方财富网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江西十一选五真准网 湖北快3走势图手机版 彩票玩法双色球 快乐双彩走势图大 福建11选五中奖技巧 股票配资网站大全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四川体育彩票兑奖流程 山东11选5助手 哪个网站可以青海十一选五 吉林快3专家预测最准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