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十三章 黃金家族
    見突然說道自己身上,之前一直冷靜自持的靡星突然愣了下,方才遲疑著說道:“我們...我和她...“靡星還在猶豫是否要將秦心心的身份來歷據實已告,可又想起事關女子名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時還在猶豫,賀令圖見著他的這番反應突然醒悟:“慢著,難道你們還未成事?”他頓了頓,目光略帶戲謔,打趣地問道:“我之前高估了你,莫非還是只童子雞不成?”

    望著靡星突然呆愣住的神情,賀令圖狂笑起來,靡星的臉上雖然故作鎮定仍舊是一板正經的,可是耳朵已經紅的發燙:“二哥,別瞎說,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又救了我,在山洞中我們一直以禮相待,沒有你們想的那么不堪。她脫了我的衣服,也是為了包扎傷口......“

    聞言,賀令圖笑得更大聲了:“哈哈哈,你個傻三弟,要是草原上的人知道,你這個大個子被一個姑娘家脫了衣服,還什么都沒發生過只怕我們黃金家族的名聲都要被你所累了....父汗御女上千,我們雖不敢和父汗比肩,可也不能丟了黃金家族的臉面!你立刻給我起來,今晚我就得讓你嘗嘗女人的滋味......”

    靡星斷然拒絕:“二哥,你知道的,因為我額吉的事,我早就發誓此生絕不對女子用強,更不二色,除我妻子外,我不想再碰另外的女人。”

    賀令圖聞言,停下嬉鬧的動作,正色看著靡星,喟然嘆道:“哎,怎么生了這樣的癡念?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尋常,更何況你我地位特殊,就是后妃佳麗三千也無人敢說道。我們肯幸她們,那是她們的福分。”

    他頓了頓,復又正色勸道:“我知道父汗與你額吉之事傷你頗多,可若不是父汗那一晚垂青,她一個女奴哪里有今天的富貴日子,或早早配了馬夫兵奴之流,能不能活到現在還不一定呢!”

    “我大宛連年征戰,一個女奴要想獨身活下去根本不可能,即便沒有父汗也會有別的男人。靡星啊,看在我們兩個一同長大的份上,再勸你一次,你額吉在這件事上如今已是最好的結局,你切莫鉆了牛角尖,恨上父汗.....“

    靡星打斷他:“二哥,你放心,我沒有怨懟父汗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無趣的很....我大宛男人自當征戰沙場,志在天下,何必去和一個小女子為難。她若不愿意,就算了,這種事總要兩情相悅的。天下未定,安敢為家?”

    賀令圖雙目一瞪:“誰讓你娶那個鄴國女人了?你是我們草原上的雄狼,她不過是江南的一只小麻雀兒,給你打發打發時間的一個玩物罷了!”

    靡星難得反駁他:“二哥,不是的,她......”靡星頓了頓,終于想到合適秦心心的比擬,“她不是江南的小雀鳥,是翱翔九天的雄鷹....你知道嗎,她聽得懂大宛話,也不歧視我們大宛人,我覺得她并不像個鄴人,倒想我們大宛勇猛的武士。”

    賀令圖冷笑:“嗬,歧視?這些鄴人自己跟弱雞似的,求著我們援護還敢歧視我們....等一下!”賀令圖的眼睛突然瞇了起來,深深地望著靡星,“你不會是已經喜歡上這個鄴人了吧?所以處處維護她....”

    靡星感覺到賀令圖眼神中閃爍著幾絲危險的鋒芒,忙開口說道:“二哥,我沒有,你別瞎說!”

    賀令圖冷哼一聲,鄭重告誡他:“沒有最好,你記著自己身份!一個鄴國女子,你若鐘意哪怕帶回大宛去做一個侍妾也沒什么問題,但如果你要像是之前說的,生不二色,只娶一個妻子的話,不管是父汗還是母后都不會答應的。”

    靡星沉聲道:“是,我知道。”

    賀令圖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終于放過他,長嘆一聲:“我之前就曉得你有些歪念頭,不過念著你年紀小,總以為你長大了就會想明白,誰知道竟讓你越來越左性!哼,生不二色,真以為自己是情圣嗎?那些女人不過是伺候我們的工具,替我們生兒育女,讓我們在前頭征戰沒有后顧之憂,那是她們該有的本分。我們給她們提供錦衣玉食,讓她們免去流離顛沛之苦。”

    “一個男人,來到這個世界,擁有和女人完全不同的一權種使命,那就是征服這個世界,女人們能給我們安慰,快樂,我們供養這些女人。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有權有錢的男子擁有更多漂亮美麗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對的呢?”

    靡星一時語塞,賀令圖的話說出來了這個時代大多數男子的認識,可是靡星依舊還是覺得有些不對:這是不對的,不對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自己和額吉為什么會活得那么痛苦呢?

    他也知道,若是父汗那一晚沒有臨幸額吉,那么額吉有很大的可能就像二哥說的那樣,下場可能比如今更加不堪,可是這依舊不代表這樣做是對的.....

    靡星痛苦地想,罷了罷了,還是想辦法早點將秦心心送走吧......不管二哥和這個世道如何,自己總有些自己的堅持,他不希望秦心心繼續留在這里遭人非議,甚至....他曉得二哥的為人,又怕二哥對秦心心再做些什么...既然無緣,那么還是趁早放手...

    賀令圖見著靡星臉上的表情,就知道他還未開竅,于是淡淡地說道:“罷了,你先休息一下,這件事我們以后再說。”

    他從靡星房中出來,在外面略停了挺就吩咐手下道:“叫傅瑾來見我。”

    ————————現在還有人用分割線嗎?————————

    靡星見大哥推門出去,想了想還是不放心,于是喚來自己的私兵,又輕聲叮囑了幾句才閉眼在床上假寐了片刻。沒一會兒,他之前吩咐下去的事情便有了回復。

    聽到消息,尚在閉目養神的靡星頓時睜開眼睛,眸色中精光閃現,當下顧不得身上還有許多傷口尚未愈,便隨手抓起邊上的衣服疾步出門去。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 东北期货配资网 彩票平台注册赠送28元 辽宁全运彩11选5玩法 福建快3和值尾遗漏值尾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行情好的时候没有本金做股票配资好吗 快乐12出号公式 永高股份股票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 股票指数期货上海远东出版社 江西多乐彩14号走势图 天茂集团股票 快乐8开奖记录 2019上证指数k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