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十一章 春事了
    江南的雨季總是細膩而綿長,但今年似乎是個例外。原本該是淅淅瀝瀝的下個半月,誰知竟是轟轟烈烈的才下了一場就雨過天晴。

    春日的慵懶開始散去,暑意漸濃。

    此地的驛站因那日魏人伏擊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因此靡星與秦心心一行人皆是住到了當地知府的家中。

    入府之后秦心心就與靡星分開了。她被人領著去洗漱打扮。待用過餐,泡過熱水澡,便見幾個婢女送上來替換的新衣服,卻是一套極為華麗繁瑣的深衣,上身是一件青綾紗對襟旋襖,下身是一條鐵銹紅撒亮金刻絲十六服裙,皆是大袖長裙。

    她原先在家中常作男兒打扮,及笄那時唯一穿過一次女裝也是尋常短褐,哪里見過如此富貴氣象的裝束。原本還想叫婢女退下,但此時見到這樣層層疊疊的衣裳,知道不留下是不行了,因此揮手命她們上來。

    領頭的女孩身材高挑,通身氣派精貴,一雙挑剔的眼睛直往秦心心身上提溜,竟是有幾分宋婆子的品格。

    “姑娘怎么稱呼?”婢女問她。

    秦心心不答,只是抬起手示意她為自己穿衣。

    婢女見秦心心不理睬自己,依舊不肯放棄,又問了一遍。

    自從遇到宋婆子,秦心心便發現自己又開發出一項新技能,便是裝聾作啞。任她們如何聒噪,自己都能心平氣和地看她們蹦跶,絲毫不動氣,反而有些好笑,不過她面上板的住,只是靜靜地望著她,看得那婢女心底發虛。

    可惜這婢女不認識宋婆子,不然兩個人倒定會有共同語言,一起好好吐槽下秦心心這個鬼見愁的臭毛病。

    不過她到底沒有秦心心有底氣,雖是不甘,可僵持了下也只能動手服侍,只是嘴上依舊不依不饒:“姑娘不說話,莫不是是個啞巴還是個聾子嗎?難道是聽不懂我們的官話?”

    秦心心沒有理會,她眼中正盯著那婢子的動作,仔細記著順序。她曉得這恐怕是那些滿城貴女們流行的服飾。如果自己到了秦家恐怕以后也有很多機會要穿這樣的衣服。一個知府衙門里的小婢女竟然也敢拿穿衣這種小事拿捏自己,若是不備著一兩手,待進了秦府,那群踩底捧高的丫頭婆子們還不得生吞活剝了她?

    不過,秦心心見那婢子官話說得標準,服飾整潔,生的也挺美,又一派心高氣傲的樣子,心里便曉得她恐怕未必是一般的灑掃丫鬟。

    那知府派她來說是服侍自己,也恐怕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為的還是巴結靡星兩兄弟的。因此那丫頭竟然就不懷好意地打量自己,又想從她口中套話,誰知自己根本不接這個茬兒,因此就有些氣急敗壞了。

    不過她嘴巴雖毒,手上的動作還是挺利落的,沒兩下就幫秦心心裝扮完畢。

    秦心心照了照銅鏡,見身上已經沒有什么不妥當的了,終于開口道:“行了,你們都下去吧,我的屋子里不用留人。”

    “你...”見到秦心心突然開口說話,語音清亮,談吐清晰,官話也說得標準,頓時反應過來,感情剛才是不屑于和她說話呢!

    又見她一副頤指氣使,怡然自得吩咐人的語氣仿佛也是用慣下人的模樣,到底摸不準秦心心的來歷,因此氣鼓鼓地站在當地,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這...這...利用完她就將她趕走的手段,那是府中太太也拍馬有之不及的,至少那位還要點臉面,可如今這位竟是一點面子都不顧及了!

    秦心心料想的沒錯。這個婢子的媽媽原是知府老太太的陪房,爹又是那府里的管家,比外面一般平頭百姓家的女孩還養的精貴些。況她又是家中的幼女,從小嬌生慣養,原先那陪房并不愿意讓女兒進來再做奴才秧子,直到老太太說要給老爺討一個通房,日后生下兒子還能抬做姨娘,因此特特意意送進來的,養在老太太跟前,就等未來被老爺開臉。想著為了老太太的臉面,夫人也不敢下她的面子。

    誰知大宛使節路過,還在他們老爺的治下鬧出那么大的事來!

    后來總算人找著了,可知府老爺的心還沒放下,生怕大宛人一言不合找他麻煩,那可是魏人都怕的刺頭。早些年,鄴人被魏人打得屁滾尿流,半壁江山盡落魏地,到如今更是連首都都丟了,如今舉國上下就指望著大宛人出手,哪里敢得罪,就是大宛人一刀殺了自己,朝廷也只會拍手叫好。

    因此聽說大宛人要尋幾個侍女服侍,這知府老爺忙不迭就吩咐夫人將家中美貌能干的婢女統統打包送去,哪怕有一個能被大宛人收用,自己的頭顱被保下的可能也就多一分了。

    老爺的提議正中夫人下懷,她早瞧著府里那些鶯鶯燕燕不順眼了,尤其是那個老太太陪房的女兒,竟不似個丫鬟,倒似個副小姐,一副嬌滴滴的樣子,日日要做出西子捧心的惡心模樣,只不過礙于孝道和賢名,暫時找不到借口發作她;如今知府老爺一吩咐,那夫人可不得利索地將這些女孩打包趕緊送走?

    可憐這個知府老爺哪里能想到這些,因此這個婢子心比天高,聽說自己要去服侍的并不是大宛人,而是個被大宛人拉在野地茍合過的鄴人女子一時就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那婢女還待再說,就有另一個老成些的婢女趕緊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住口。

    不過還是有些晚了,就聽見一個大宛裝束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嘴角噙著一絲冷笑,嘴里卻是一口地道的鄴語:“來之前就聽說,鄴國是禮儀之邦,鄴人最是重規矩講禮數,如今可果真叫人大開眼界啊!這知府家的下人跟主子說話,滿口盡是你啊你啊的,真叫人長見識!在我們大宛,遇到這樣敢跟主子頂嘴的奴婢早就拖下去打死了。”

    后面緊跟著進來的鄴國知府被他的話刺得臉上如開了染坊,五顏六色俱全。知府吳大人忙不迭地叫道:“來人,來人,趕緊把這個丫頭拖下去打死!”

    “不必了!”秦心心突然出聲將人叫住。

    她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那個陌生的大宛男子,用大宛語平靜地說道:“我不是她的主子,所以用‘你啊你啊’這樣和我說話,在我看來并沒有什么問題。倒是想請問這位大人,不知該怎么稱呼您?您來找我又有何貴干?”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极速时时彩真尼玛的假 江苏快三计划 股票配资公司合法吗策略家 山西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七乐彩官方下载 江西快3开奖 炒股入门重点,炒股入门教材内容 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模拟摇奖 百度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美东2分彩是属于 明天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3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