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第十章 艷福?
    昨夜二人相談甚歡,只不過靡星剛從昏迷中醒來,底子還虛,所以和秦心心一道聊了半宿,卻是他睡得更熟一些,直到半夢半醒中被秦心心推醒,他凝神一聽,果然喊得是自己的名字。

    好在內力還在,經過一晚的修養又恢復許多,于是靡星快步走到山洞前,隔著巨石運起內力喊道:“我在這里!”經他千里傳音的功夫,那喊聲便遠遠傳了出去。

    秦心心雖沒有那么高深的功夫,卻也靈機一動,撿起之前那個魏人身上的佩刀用力擊打著巨石,陣陣異響聲也沿著山壁傳出,沒一會兒他們就聽見外面窸窸窣窣傳來許多腳步聲。

    “靡星大人,靡星大人!”紛雜的腳步聲響起,秦心雖然看不見外面的狀況,但也能估算出洞外應該來了不少人。

    一直到一聲焦急的聲音響起:“老三,老三是你嗎?”

    聽到巨石外傳來熟悉的聲音,靡星快步走上前:“二哥,是我。”

    “好好好,人沒事就好。你往后稍退幾步,我命人將石塊搬開。”

    秦心心忍不住開口提醒:“叫他們小心,大雨剛停不久,土壤松軟,極易再次落石。”

    靡星點點頭,又用大宛語對二哥賀令圖轉述了一番。

    賀令圖聞言道:“好,我曉得了。”

    秦心心只聽外面似乎有兵馬調動的聲音,以及與鄴國嘈嘈切切的交談聲,只不過隔著巨石聽得不是很真切。

    沒過多久,外面便響起了吆喝聲,拉扯聲,間夾著各種工具叮叮咚咚的聲音。慢慢地巨石竟然被他們緩緩撬出了一道細縫,然后縫口越變越大,直到可以容一人側身通過。

    靡星與秦心心見狀,俱是大喜,相扶著從那被鑿出來的縫隙里出去。

    一下子從黑漆漆的洞口出去,望見石洞外的藍天白云,晴空萬里里,秦心心眼睛又略微不適,忍不住輕輕瞇了一下眼睛,卻看見在亂石堆上工作拉纖的盡是一群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鄴民,不遠處錯落站著一群鄴國兵丁,手持長鞭,似做監督,見到靡星出來卻忙不迭地迎上來,口稱“大人”連連作揖。

    而靡星的二哥和那群大宛士兵卻是騎著高頭大馬,退得極遠,旌旗獵獵,鎧甲鏗鏘,與他們遙遙相望;一直到看到靡星出來了,他二哥才帶著人縱馬跑了過來。

    見狀秦心心忍不住心生感慨:在他們現代有一句說法,叫弱國無外交,現在來看弱國何止無外交,弱國的百姓更是毫無人權,民之不民。大宛人指揮著鄴國官兵,鄴國官兵卻是征召附近民夫來做這等危險的事。

    大雨過后,泥土松軟,極易再次發生泥石流和山體滑坡,她將其中的風險告知了靡星二哥,誰知道那二哥和大宛士兵倒是退開了,卻叫了這些鄴國百姓來做這樣危險的事情。再想到之前,魏人長驅直入,如若無人在鄴國驛站上殺人放火,更是覺得齒冷。

    她還在那邊想著這事,卻不妨靡星二哥已經驅馬到了他們身前,居高臨下望著靡星和秦心二人,先是仔細打量了番靡星,見他身體似乎并無大奧,命人給靡星送上保暖的大氅和清水,這才打趣道:“好你個老三!我替你心焦地不行,沒想到你卻在這里風流快活。沒想到我們家的小狼也終于長大開竅了!”

    他的話是用大宛語說的,說完頓時引起了跟隨著的一眾大宛士兵哄笑。秦心心還沒有反應過來,一直到那幾個迎上來的鄴國官員也跟著笑道:“這位大人一看就是氣宇軒昂,天庭飽滿,自然能逢兇化吉,艷福齊天。”

    秦心心一愣,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和靡星身上的不妥。

    事急從權,之前她將靡星的外衣脫了,內衣扯開做了繃帶替他包扎傷口,因此靡星與秦心心相扶出現于人前之時,他正是赤裸著上半身,只著一條長褲,袒露胸肌。

    而秦心心因為之前一夜的逃跑,接著又是兩場打斗早已是烏云墮肩,衣襟散亂,在山洞中她也是忙上忙下,又要照顧靡星,又要生火烤肉編器皿接水,沒有一刻得空,等靡星醒來了,兩個人皆是灰頭土臉,加之洞中光線昏暗,也瞧不出什么來。

    她左袖那里又被那魏人刺了一刀,正好劃開了衣衫,露出肩膀上一片渾圓玉潤,細膩光潔的肌膚,若隱若現,最是引人遐想。

    秦心心不久前覺醒了前世的記憶,有些生活習慣記憶都還沒有調整過來,心中一片坦蕩蕩,因此也沒有覺得自己露著肩膀有什么不妥;再加上即便覺得有問題了,在洞中沒有換洗的衣服,也沒有針線可以縫補,更何況當時滿腦子都是想著如何出去,哪里顧忌地這些?

    畢竟在之前的認知中,別說半露個肩膀,就是吊帶、抹胸、比基尼她也一樣堂堂正正地穿出去過,情急之下竟是絲毫沒有想此事。

    因此當他們二人一個赤裸著上身,一個香肩微露,烏云散亂;孤男寡女,又是這樣從黑漆漆的山洞里出來,也不難叫人亂想。

    瞧見那些刺目的眼光毫無顧忌地往自己身上掃來,秦心心正欲發作,突然一件大氅從天而降,將她整個人嚴嚴實實地裹了起來,從頭到腳也被包了進去,密不透風;下一剎那,更是被人打橫抱起。她欲待掙扎,就聽見靡星低沉的聲音說道:“是我,別動。”

    聽到那個人的聲音,秦心心慌亂的心突然平靜了許多。如今她孤身一人,此刻若說在場那數百人中還能有誰相信的話,便是此刻懷抱著她的這個人了。

    貼著他的胸膛,雖然隔了一件大氅,依舊能聽到他胸口平穩而有力的心跳聲,秦心心深吸了一口氣,知道他至少此刻還是沒有什么壞心,只是護著自己不叫人瞧見而已。她躲在他的大氅里低聲說道:“謝謝。”

    “你救了我,我總不能讓我的救命恩人再受委屈。”靡星輕輕地對著秦心心說道,或許是他說的極快,因此那“救命恩人”四個字就有些含糊了,聽上去便仿佛在說“我的人”。

    秦心心臉一紅,心底告誡自己,既然已經想明白了要回甘水村找爺爺,便不可再對這個大宛男人動心了。

    在山洞里或許他們兩個還能患難見真情,可是出了山洞他是位高權重的異族使節,自己則是母逝父棄,身世不詳的獵戶女,兩人身份地位又何止差了千萬?

    “二哥,我累了。”秦心心聽見靡星對著他的二哥說道。

    秦心心剛才匆忙一瞥間已經認出他就是那晚和靡星一起在驛站之人,比起高大健壯,渾身充滿肌肉感的靡星,他的二哥錦衣輕裘,此刻看上去更是風流倜儻,眼角眉梢俱是詩情畫意,倒是不像宛人,而像一位鄴國翩翩佳公子。

    可秦心心一想起那人夜里毫無在意地說出“那就都殺了吧”就知道這張月朗風清的面龐下藏著毫無人性的心,又或者他根本不把鄴國人的命當成命。

    “唔,倒是我疏忽了....老三,你還能騎馬嗎?”

    見靡星點頭,賀令圖一揮手:“把馬牽過來。”

    他又對靡星說:“你的絕影一直在樹林外徘徊。”他用馬鞭指了下被征遣來的鄴國的百姓,“那些愚民還想套住它賣錢,也不想想我大宛的名駒豈是他們這些豬狗般的雜碎能降伏的?”

    秦心心被摟在靡星懷中,聽得清楚,終于明白這個二哥恐怕也不是滅絕人性,只不過是不把鄴國人當人而已。當真是傲慢的很!

    “好在也由此驚動了當地的官府,報了給我,我一路尋來也都是靠絕影帶路。這次脫險,你當好好謝謝你的絕影。”賀令圖說完,便有手下將那匹白馬牽了過來。

    白馬識主,見到靡星便親昵地靠了過來,拿頭蹭了蹭靡星的肩膀。

    秦心心透過蓋在自己身上的大氅,依稀可以辨別,正是原來那匹白馬:原來你叫絕影,名字真是貼切...

    好在它沒事,想起白馬的聰慧,多次救自己和靡星于危難,沒想到這次逃出山洞又是靠了它!

    早前聽說過,狗鼻子靈敏,沒想到這白馬也那么厲害,能聞著靡星和自己的味道帶人尋過來....秦心心再想到靡星之前吹的那根“狗哨”,不由地莞爾,靡星的這匹絕影該不會是一條大狗轉世吧?這認主認得也誰了!

    她正想胡思亂想著,就聽見賀令圖忽然對靡星說:“你懷里的這個姑娘,要不要給她安排個馬車?”

    秦心心聞言抓緊了靡星的大氅,輕聲說:“我和你一起。”

    靡星心中一蕩,見這一路走來皆不倚靠自己的姑娘,突然露出小女兒姿態,連心跳都緊促了下,當即對賀令圖說:“不必了,她和我一道。”

    賀令圖對著靡星曖昧地笑了笑,露出一個“懂你”的眼神。

    靡星面上不顯,耳朵卻漲得通紅,有心和他二哥解釋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卻礙于人多嘴雜不好說話。

    當下,他也不再做辯解,只是抱緊了秦心心翻身上馬,策馬而去。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淘股吧股票社区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计划群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二分时时彩技巧 pk10预测在线网页 青海高频11选5查询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11选5走势图 股票指数是什么东西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 江西时时彩五行走试图 江西11选5开奖公告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彩票论坛17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