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第四章 同命相連
    秦心心內心倍感焦急,她微微側過頭去想看看那個和自己“同命相連”的男人有什么好主意不成?卻見到他朝自己微不可覺地搖了搖頭,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似乎還給了她一個寬慰的眼神?

    秦心心不明所以,只見靡星悄無聲息地從懷中掏出一口黑黝黝口哨似的家伙,放在嘴巴作勢輕輕吹了下,唬得她嚇了一大跳,可吹了半天那個”哨子“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秦心心正迷惑不解著,沒想到卻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邊跑還邊發出”吁~息息~”

    遠處頓時傳來了喝罵追逐聲,沒過一會兒又有口哨聲長嘯而起。

    那兩個刺客聽到馬鳴聲時就停下了腳步,等口哨長嘯時,其中一個更是焦躁地:“不好,主子那邊遇到了敵人,召我們過去幫忙。”

    另一個刺客憤恨地朝著秦心心他們躲藏的草叢里掃了一眼,卻知道一時半會兒時絕對不可能再那么大一片灌木從中將躲藏的人找到的,只能不甘心地道:“算了,走吧!你也知道上次那個阿三聽到主子召喚時沒有及時趕到的下場了。”

    兩人目光對視了下,便快步撤離,朝著口哨和馬鳴聲傳來的方向離開了。

    望著他們倆個人離開,秦心心終于長出一口氣,好在是有驚無險。冷靜下來,她也一下子想明白了那個大宛人吹的口哨。

    感謝未來信息化發達的作用,她在現代就聽說過有一種“狗哨”的存在,因為狗的聽覺頻率高于人類,所以有種特定的喚狗哨子發出的聲音是只有狗能聽見而人類聽不見的。想來那個大宛男人吹的就是類似的哨子,只不過召喚的對象是那匹白馬....

    想到這里秦心心不由得心中記掛起那匹駿馬,也不曉得它如今怎么樣了?那樣神駿,那樣通人性,雖然只駝了自己一個晚上,還半途“拋棄”了她,重投原主人的懷抱,可是秦心心卻絲毫不舍得怪罪它....

    想到這里,秦心心難免也想起白馬的主人,她側過頭去看那個人,誰知他卻對自己做出一番擠眉弄眼的怪模樣。秦心心見了不覺生氣,動作也不妨大了點,她正準備慢慢起身和他再好好“說道說道”,誰知道那個男人眼中突然露出絕望的神色...

    就像野獸突然有了感知危險的本能,多年狩獵的經驗也讓秦心心頓時心中一空,身體已經在她大腦反應過來之前作出了回應,可是還是太晚了.....

    兩雙大手突然從天而降,一個人扯住她的頭發,一個按住她的雙手就這樣將她從草叢里拖了出來....

    秦心心來不及反應就被人狠狠地擲在了地上,摔得頭暈眼花。她還想掙扎,就見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大刀已經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輕輕一動就在皮膚上割開一條血痕。

    “晦氣!”其中一個黑衣刺客怒罵道,“竟然不是那頭肥羊,還以為能抓到他去主子面前立一道大功呢。”

    另一個粗壯些的黑衣刺客卻有些淫邪地朝她笑了笑:“你別說,倒是個長得不錯的小妞,看來是昨晚驛站走脫的那個娘們,聽驛站里做內應的小李子說她還是鄴國大官家的小姐呢。”說著他的目光在秦心心之前就被割破衣襟而露出血痕的皮膚上如毒蛇吐信般上下打量了下:“倒是一張好皮子!他們說鄴國女子皮膚細膩,又白又滑真是不假。”

    秦心心聽了直欲嘔吐,她身在甜水村也曾聽過邊疆戰亂,魏人常有在邊關打草谷的習俗,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丁壯斃于鋒刃,老弱委以溝壑,財畜殆盡”。但甜水村一貫隱于鄴國腹地,群山環抱,自給自足,雖然曉得魏人在鄴國土地上橫行霸道,作威作福,可以她一直以為離自己極為遙遠,沒想到前世的記憶復蘇后第二天就要遭受這樣的奇恥大辱。

    前頭說話的那名刺客倒是沒有那么露骨,反而攔住了他:“你干什么,如今走脫了那只肥羊,又誤了主子的召喚,我看我們還是速速歸隊吧,希望能靠這個女人讓主子熄熄火。”

    秦心心反應過來,他們也是燈下黑,直怕倒現在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要抓的那個大宛人就躲在自己藏身處的附近,只是滿心失望之余一個想拿自己瀉火,一個想拿她去討好那個不知什么來頭的“主子”。

    秦心心微微沉吟了下,她要不要把那個大宛人藏身的位置供出來?反正他受了重傷也逃不了,或者拼一下,自己可以借著那個大宛人引開他們的注意力,跟昨晚一樣故技重施再次逃離?可是不曉得為什么她的眼前突然浮現出剛才那兩個魏國刺客出現前他擠眉弄眼焦急提醒自己的模樣,雖然...雖然他也不一定是好心....也有可能是怕自己被抓到后也牽出他來....

    可是秦心心不曉得為什么最終似乎是認命了般仰天躺在了地上,不發一詞。

    看見秦心心被抓后就絕望地似一灘軟泥般卷縮在他們腳盤,那兩個刺客也漸漸放下了警惕心。這個時代的男人,似乎總是不大瞧得起女子,仿佛她們不是人,是個可以隨意丟棄的物件似的,也似乎覺得她不過是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弱不禁風的官宦女子,因此當著秦心心的面便毫無顧忌地說道:“主子不近女色。她一個鄴國女人,知道什么,把她送去給主子,最后也只是咔嚓一刀,倒是暴殄天物了。只怕主子仍舊要以辦事不力的名目治我們,我看還不如先女干后殺,到時候直接把她的頭砍下來,給主子說是遇到大宛來救援的女探子了。反正死人是不會說話的,既然遇到的點子棘手,主子怎么說也會對我們寬容三分。”

    聽了那個淫邪男子的話,另一個刺客似乎也有些動心了,不由得奉承道:“高,大哥實在是高啊!嘿嘿嘿...我們擺弄她的時間越久豈不是說我們遇到的點子越棘手?嘖嘖,鄴國高官的女兒這滋味我還沒有嘗過呢?”

    秦心心雖然看似已經認命,全身化作了一灘軟泥般躺在地上任人欺凌,可是她卻絕不是就這樣肯束手就擒的性格,雙目似乎呆滯如死魚,可是大腦卻拼命地在轉動:怎么辦,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即便死也得拉個墊背的,絕不能讓這兩個人好過。

    她從現代穿過來,絕不是鄴國那些古代視貞操如性命的女子,難道要讓他們得手?等那個男人最放松的那一剎那再一記絕殺,可是還有另一個人在旁邊虎視眈眈,一個人在她身上翻云覆雨時,另一個人會不會在一旁警戒?.

    經歷了剛才那一段,秦心心對這兩個人魏人的下限不抱有任何一絲僥幸。

    糟糕,這一局到底該怎么破?

    突然,她的靈光一閃!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湖北快三和值跨度表 上海十一选五五一天有多少期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 理财周刊 甘肃快3走走势图统计 赌博不贪心每天赢三百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易懂教学(新手篇) 时时彩作弊神器软件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肯定牛安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快三分析预测专区 北京pk10预测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北京快3开奖图北京快3官网 pk10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