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第三章 白馬
    第二天早上,秦心心在嘰嘰喳喳的鳥鳴聲中醒來,身下一晃一晃的,不曉得什么時候白馬已經醒來,馱著她走到了一處密林中,放眼望去皆是排列緊密的參天大樹,按照地形來看他們應該是入了山林。只是不曉得白馬為何馱著她到這里來?

    秦心心按了按有些發脹的腦袋,她睡著前明明是沿著往陪都滿城的官道行進的,就是不曉得為何這白馬要到這深林中。好在秦心心自小也算在山林總長大,雖是頭疼但至少不怵,按照姥爺從前教的方法:大樹的陽面,即朝南的方向枝葉比較茂盛,而陰面,即朝北的方向枝葉比較稀疏,很快就確定了方向。

    她提起韁繩試圖帶著馬兒沿著南邊走回官道去,可不知怎么的,之前一直于她心靈相通的白馬這一次卻不服管教,只在原地呆滯了下很快就用力搖晃了下腦袋,鼻子大口大口地吸著氣,沒過一會兒就繼續邁著堅定的步伐朝著密林深處奔去,甚至越跑越快,饒是秦心心用力扯住韁繩叫停都沒辦法讓它緩下一個步子。

    很快秦心心就發現了白馬不聽命令的緣由,見此也只能感慨:命運弄人…

    原來這白馬并不是不認主人,只是脾氣太好。原先任她騎,那是沒有見著真主,也不知道是如何尋到了原主的氣息,竟然循著味道重新又把她帶回了那個大宛人身邊!

    電光火石間,兩人四目相對,皆是發現了彼此的蹤跡。那個靡星二話不說,直接向她飛身撲來。

    秦心一個鐵板橋就向后倒去,堪堪避開了他的攻勢,沒想到胯下的白馬卻是個扯后腿的,看見主人撲來,不閃不避,反載著秦心心又朝著原主人快樂地跑去。秦心心曉得現在不下馬也不行了,當機立斷翻身下馬。她才一落地就反應過來,那個靡星比之昨夜在驛站里初見時身手和反應速度都差了許多,不然以他昨晚獨斗十余死士的本事剛才那一下她是怎么都不可能避過去的。

    想通了這節,秦心心心中大定,然起一絲喜意:那個宛人必定身手重傷了!此刻不過是強弓之末,自己不比怕他!甚至還有與他有一戰之力!

    誰知那個宛人看見剛才還倉皇逃竄的女孩突然立住不動了,對著他還露出幾分不懷好意地神色,就明白過來自己一上來就強攻的掩飾被那個鄴人女孩給看穿了。不過他并不驚慌,用并不標準的鄴國語對秦心心說道:“想試試?”

    秦心心并不想讓他知道自己聽得懂大宛語言,因此也用鄴語回他:“試試吧。”

    兩人四目相對,電光火石間兩人竟是一起出手!

    秦心心勝在身手狡黠,又睡過一覺,此時正覺體力充沛,而靡星身負重傷,足足搏命了一整晚才從那群刺客手中脫身而出,因此兩人飛快交手間竟然還能打了一個平手。

    靡星越打越是對這個鄴人女子感到吃驚,他在大宛被稱為“草原之狼”,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哪怕身受重傷可別說一個弱齡女子就是一個成年男子都不一定會是他的對手。來之前不是說鄴人柔弱,不善功夫,因此才會被魏人打得丟盔棄甲,國將不國,連首都都丟了,因此鄴人皇帝才急急忙忙地發信求援,哪怕是開出再離譜的條件他們也要請他們來合擊魏國嗎?

    而另一邊秦心心也不由地對這個宛人的狠勁吃驚,她看著對方胸口的衣服上正不停地滲出血水,手臂雙腿上也都是密密麻麻的傷口,額頭掛著豆大的冷汗,可見他是拼著多大的毅力再咬牙堅持。秦心心只曉得自己要是受了那么重的傷肯定早已撐不住暈了過去,這個宛人竟然還死撐著和她招招搏命,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傷口。

    打到這里秦心心和靡星兩人都有些后悔了,又不是死敵為什么一見面就要動手呢?

    唉,都是錯估了對方的本事,以為能一招制下再談合作,可誰知到了如今這個田地,二人動起手來都不留情,只怕得要一個人倒下才行了…

    秦心心想到這里,突然聽見樹林外突然又傳來聲響,“這里有血跡,肯定是往這邊跑了!”

    “搜!”另一個聲音喊道。

    不好,是昨晚那群刺客,竟然陰魂不散!

    秦心心和靡星兩人齊齊停手,對視了一眼,竟然又是不分先后地一起臥倒在茂密的樹叢后面。

    秦心心剛一趴下,突然就暗自叫遭,那匹馱她來的白馬還在邊上,那么大一匹駿馬不好掩藏,恐怕馬上就會走漏他們的蹤跡。誰知道還沒等秦心心有什么反應,就見到那個靡星對著白馬打了手勢,白馬竟似能通人心般,回望了他們兩個一眼就撒開蹄子輕輕跑開了。

    秦心心忍不住大吃一驚,這也太神了!

    宛人馴馬果然有一套!

    秦心心的驚訝并沒能保持多久,白馬跑開沒一會兒就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兩個黑衣刺客背靠背地從樹叢中走出來,只見他們極為小心地邊走邊拿著刀劍不住地往草叢里刺砍。

    她頓時忍不住眉心微微蹙起,照黑衣人那樣仔細地搜法只怕他們二人靠著草叢的掩護也藏不了多久。

    秦心心剛冒起這個念頭就只見眼前寒光一閃,刀鋒如電剛好從她眼前滑過,她緊緊抿住自己的嘴巴,哪怕心跳得如雷擊一般,也不嘴里漏出一絲聲音來。

    刀鋒沒有刺中任何東西,又瞬間收了回去;秦心心緊張地吐出一口氣,可還沒等她的心跳緩過來,又是一刀快速地刺來!這一次她看得仔細,竟是朝著那個大宛男人身上去的。刀口從他身上滑過,恰好碰到他的傷口,可那個男人竟是連哼都沒有哼出一聲,全身紋絲不動,仿佛那一刀根本沒有滑過他的傷口一般。

    秦心心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誰知那人的目光也正好朝著自己看過來,兩人目光交匯,秦心心這才看清楚了他的臉,高鼻深目,典型大宛人的長相。只是匆忙一瞥,可后來回憶起來,那個男人面目逐漸模糊,卻依舊記得那雙眼睛燦若寒星,似一潭深水,什么都看不清,卻又能將整個人的靈魂吸進去。

    她的心口震了震,忙撇開眼去,卻沒想到這一次那刺刀竟是朝著自己來的,秦心心學著那男人的樣子,繃緊了身體,雖然是一刀刺中可是咬著牙不敢發不出一點聲音。她眼角瞥見那個大宛男人的目光射來敲向自己,微微露出驚詫的神情,雖然新被刺開的傷口還是疼得要命,卻也免不了內心中揚起幾分得意。

    那兩個刺客遍尋了下終究是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秦心心只聽見其中一個人說道:“這里沒有,我們換個地方去找吧。”

    聽到這句話,秦心心和那個大宛男人具是心頭一喜,只見另一個刺客點了點頭,那兩人正要轉身,突然就聽見那個點頭的刺客突然指著之前刺中秦心心和靡星的持刀刺客說:“等一下,你的刀頭上有血!”

    持刀的刺客舉起刀看了下,又拿手指輕輕捻了下,神色一下子變得嚴肅謹慎起來:“血跡還沒干,是剛剛刺中的,他們一定就在這片樹叢里!”

    秦心心聞言頓時一片心如死灰,第二次他們還能這般好運地逃過嗎?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低价股票 云南11选5前3直 中国银行股票行情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吉林快3专家推荐号码 北京赛车app软件下载 甘肃11选5玩法规则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安徽快三开奖延迟 重庆快乐10分预测 股票指数交易 内蒙古十一选我五走势图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 特彩吧高手网高手论坛 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