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我在古代發盒飯 > 第一章 及笄
    她叫秦心心。

    十五歲前的秦心心一直以為自己就是普普通通,平凡無奇的鄴國甘水村女孩。

    她的姥爺是個獵戶,聽娘和姥爺說,她們家是祖祖輩輩都是靠山吃山的獵戶,她爹也是獵戶,只不過爹在她出生那年就過世了,娘說當年爹想獵頭野豬,給她補補身子,沒想到卻誤入深林遇到大蟲,最后連尸骨都沒有剩下。至于姥姥就走得更早了,之后姥爺一直沒有再娶,守著她娘和心心,祖孫三代人依靠打獵為生。

    一開始秦心心還不大懂,只曉得晚上家門口總有些怪聲,還有人半夜會對著娘的房間吹口哨,再大點看著愁眉不展的姥爺和娘也曉得了這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在秦心心三歲那年,他們就舉家搬到了甘水村旁的烏龜山里居住,靠著姥爺一手打獵的絕活,雖然日子過得更加清貧,一家三口倒也其樂融融。

    可就是這樣的日子也沒有持續太久,最先離開的是娘了。娘走時,秦心心已經五歲了,漸通人事。如今回想起來,這一切原來皆是這樣有跡可循…

    那一晚,從來不讓她干活的姥爺卻使喚她出門采藥,甚至特意吩咐了要摘幾株離家很遠才有的墓頭回(注1)才行。已經有了幾份心眼的她卻背了藥筐出門,繞了一圈又回到草屋前,果不其然,隔著窗子就聽見姥爺和娘在屋子里傳來斷斷續續,又不怎么真切的交談聲。

    “爹,是女兒不孝…”

    “不要說了,是爹識人不明,將你錯付給了那個畜生,以至于…”

    “不,不是的…爹,要不是他,我生不出心心那樣貼心的女兒。我不怨的,我真的不怨的,我這一輩子有您,有心心就足夠了…只恨自己這身子不爭氣,恐怕看不到心心出閣的那一天了…”

    “爹,我再求您一件事好嗎?”

    “你說罷……”

    “爹,我若是走了,記得千萬不要告訴心心她的身世,那個男人配不上那樣好的心心。我不想她一輩子活在怨恨之中,我的心心要一輩子做個快樂的女孩……咳咳咳……原本想著自己還能多陪心心幾年,還能慢慢教她,誰想竟是不成了……爹爹,又要麻煩你了。”

    “你瞎說什么,我一個老頭子了,好不容易把女兒養大,可不會再幫你管孩子了,快點好起來自己管心心!”

    蹲在窗外偷聽的秦心心,聽到這里再也忍不住忙拿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的抽泣聲漏出來。

    心心的娘終于沒有熬過難過冬天。

    很多年后,她回想起來,仍舊清楚地記得,似乎自己還趴在娘香香軟軟的懷抱里,娘半臥在床上摟著她,瘦白的手拿著梳子一下又一下替她輕輕地順著頭發:“心心,娘的小心肝啊,這個世上,你要記得,沒有一個男人是值得你為他受委屈的。”

    秦心心似懂非懂,那晚她聽了姥爺和娘的對話,隱約曉得這番話娘或許是說過年輕時的她自己的,可是并不妨礙她牢牢地將這句話記下來。

    自從娘去世后,姥爺便要秦心心做男兒打扮,開始把原先不愿傳受的打獵技巧一一教授給她。娘還在世時,每當她做錯了事,只要往姥爺身后一躲,姥爺就會攔住拿著雞毛撣子的娘:“女孩兒是要寵的,心心那么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家,已經沒有了親爹,你就別總是對孩子那么嚴厲。你小時候,我什么時候打過你!”

    那個時候娘總是一臉無奈地看著做了錯事的自己和老母雞似的把自己護在身后的姥爺,高高揚起的雞毛撣子最終也只是輕輕地落下….可是娘走后,那個慈祥寬厚的老人對自己卻變得越加嚴厲,但心心卻對他生不起一絲怨恨。

    自己和姥爺都曉得,姥爺留下的日子也不多了,漫漫人生,往后的日子很有可能得自己一個人走下去了。隨著姥爺一天天的老去,姥爺再也不能將自己護在身后了。沒了娘,如果等往后的日子再沒了姥爺,又沒有求生能力的她該如何活下去?從那之后,秦心心褪下裙裝,開始充男孩教養,如何安放陷阱,如何引箭拉弓,摔打搏斗…..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轉眼就到了秦心心是十五歲生日前一個月。

    十五及笄,這本該是個女孩兒的大生日,即便是娘去世后,對她日漸嚴苛的姥爺也難得露出幾分喜色,張羅著要給她慶生。便是秦心心自己也很開心,即便她早慧,曉得姥爺是為了自己好,可是沒日沒夜地窩在山溝溝里風餐露宿,日曬雨淋地摸爬滾打,便是個鐵人也受不住,更何況是從小嬌滴滴地被養大,一直到近幾年才開始過上這種苦日子的她。

    雖然曉得姥爺也是為了自己好,可是能中間偷懶回家喘口氣那也是好的。

    于是到了生日那天,秦心心提前一天便回了家重新又換上女裝,姥爺還替她邀請了原先在甘水村里居住時那些交好的小伙伴們。雖說男女五歲不同席,可那是大戶人家才講究的事,他們這么個偏僻小山村倒是并不興這個。姥爺又想著要替心心大辦,因此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請了許多人,熱熱鬧鬧地開了好大的席面,自從母親去世后,向來滿面愁苦的姥爺望著“吾家有女初長成”的秦心心也露出了笑容,連臉上皺成一團的皺紋都舒展了不少。

    因他們家原本就是獵戶,這次姥爺又是下了血本的,秦心心的生日竟是過得極為熱鬧,席面之豐盛能與山下的王大財主過壽時相媲美。好在鄉下也沒有什么男女禮教大妨的說法,秦心心和她兒時的小伙伴們聚在一起好不熱鬧。在席上,有個促狹的,聽說秦心心長那么大了還沒有喝過酒,就拿了米酒來騙她說是果酒,“甜滋滋的,跟果汁兒似的,一點都不醉人。”

    秦心心那天也是高興,竟然沒有防備,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在眾人的起哄間,不知不覺連飲了數杯。誰知道那米酒跟果酒味道查不了多少,都是甜滋滋香噴噴的,入口是都嘗不出什么酒味,可是后勁老大。秦心心之前又是從來沒有喝過酒的,效果更大,她只記得自己之前還和同伴聊得好好的,下一剎那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曉得了。

    只是閉眼前,她依稀看到有幾個衣著光鮮的外鄉人神情倨傲走進了她家的小院…

    再睜眼時秦心心就發現自己被駕到了馬車上,連后腦勺都隱隱作痛,用手一摸還能發現鼓起了一個小包。

    這是…?

    秦心心掙扎地想要直起身,卻見著一個陌生婆子的臉湊了過來,自稱是宋婆,更可笑的還說是她父親派來接她的,她姥爺也已經同意讓秦心心跟著他們走。因為趕時間,來不及等她醒來,就先帶著她上路了。如今他們已經離開甘水村有七八天的路程了。

    七八天,難道我睡了七八天?

    秦心心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她還記得自己不過是貪杯又遇上第一次飲酒,沒有什么經驗,拿了后勁極大的米酒當果酒喝,就算是醉酒一兩天也醒過來了,哪里會睡過去七八天?

    更別說這破綻百出,荒誕至極的說辭,她對爹爹的身份確實早有疑慮,可是姥爺與她相依為命,之前偷聽娘和姥爺的談話,曉得娘和姥爺都對自己身份不明的父親怨念極大,姥爺再如何擔憂她下半生無依無靠,也不可能讓這幾個素不相識的人就把自己突然帶走了,連個交代都沒有一句。

    而且她后腦勺鼓起的小包又是什么情況?

    可待秦心心還想再仔細回憶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就覺得她后腦勺頓時一陣抽痛,瞬間一股極大的信息量噴薄而出灌入她的腦海中。秦心心捧著腦袋再次痛苦地暈了過去,第二次醒來,她終于想起了另一段事實:

    原來自己并不是這個時代的古人,而是來自數百年后的現代。

    這是…穿越了,還是想起了前世的記憶?

    上一世,她的名字叫秦心,穿越前還是個大學生,念國際關系專業,聽名稱是十分高大上,可是學的內容極為不接地氣,畢業后就業也堪憂。

    但當年秦爸爸秦媽媽替女兒選這個專業,完全是為了日后好出國。他們家庭條件雖算不上大富大貴,可也勉強能算得上中產階級,秦心心的分數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因此最終定了一所中外合作大學,掛著世界名校的名字,全英文授課,2年國內2年國外。

    不過如今…

    秦心心不由地苦笑,穿成一個古代獵戶女,可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最拿手的科目卻是英語,這個真是史上最沒用的穿越技能了…哪怕上高職讀新東方學廚師也比她這個學國際關系的本科生強了。秦心心原先也看穿越文,什么《廚神王妃不好惹》,《廚娘皇后偷心跑》題目雖然略顯羞恥,可是也都是瞄過幾眼的…

    至于其他穿越女必備技能:造肥皂、制玻璃、改良黑火藥…對她來說更是一竅不通。

    這一世多了一個心字變成了秦心心,這是什么冷笑話嗎?難道下輩子自己要叫秦惢?

    秦心心悶悶不樂地想道。一下子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她如今看什么都有些不太真實,莊周夢蝶,到底是是蝴蝶夢到了莊周,還是莊周夢到了蝴蝶?

    原本十五年在鄴國的生活經歷突然如夢幻泡影,亦真亦假,她頓時悵然若失,無數滋味涌上心頭,一下子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秦心還是秦心心了。

    正是帶著這種恍惚的心態,所以秦心心沒有立即發難,一方面太多的信息需要整理,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引起那個宋婆子的警惕。畢竟在古代,她是一個十五歲從來沒有出過甘水村的無知村女,這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樣的?自己及笄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姥爺怎么肯讓她一個人離開,她的生父又是誰?

    秦心心一邊裝傻充愣,一邊又引著宋婆子等人對她放松警惕,不知不覺漏出些信息來…

    想到這里秦心心平復了下心情,輕輕吐出一口濁氣,正在這時她聽見了隔壁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吱——呀”,接著是兩個男人的低聲交談,因為隔著薄薄的墻壁雖然聽不真切,可是秦心心卻一下子反應過來,那兩個正在交談的男人應該就是宋婆子和老李口中的大宛人了。

    秦心心豎起耳朵,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聽得懂大宛語!

    這到底是個什么年代?大鄴、魏國、大宛?按照她那個時代的歷史,確實有個魏國,可是和魏國同時期的卻絕對不是大鄴和大宛這兩個從來沒有聽說過名字的政權。

    想起了前世的記憶,秦心心仔細回憶,發現大鄴通行的語言更像是他們后世南邊的方言,反而是如今聽到的大宛話有些她穿越前官方用語的發音。雖然音調仍舊是有些怪異,可是凝神細聽竟然也能聽懂個大概。

    “靡星,你沒事吧?”

    “沒事,一點小傷,不礙事。”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沒想到大哥如此狠毒,竟然派人埋伏在半路截殺,這次多虧有你…”

    “二哥不必說了,我們還是趕快走吧!大哥一旦動手,絕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

    “呼~~嚕~~呼~~嚕~~”秦心心正聽得專心,不妨宋婆子的鼾聲突然響起,隔壁房間兩個人的交談聲頓時戛然而止。

    “咦,隔壁什么時候也住進了人?”

    “我去查下。”那道低沉的聲音說。

    聽到這里,秦心心忍不住心頭一跳:糟糕!自己只想著這驛站的墻壁那么薄,可以聽見那兩個宛人的交談,卻忘記了他們也能聽到這里的聲音,想到這里,秦心心趕緊閉上眼睛,慢慢調慢了呼吸。

    深夜的驛站中,一片寂靜,耳邊只有宋婆的呼嚕聲,可秦心心在那一刻卻聽見了自己激烈的心跳聲,仿佛戰鼓擂起,她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沖動,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勢。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一定 幸运赛车怎么样看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的玩法和技巧 清理配资 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统计 2019低价龙头股 十大赌博官方正规网站 重庆快乐10分一天几期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爱彩乐河北快3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青海快三申请格式 江西时时彩合法吗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