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大唐掃把星 > 第162章 熊羆
    早上起來,打開房門,就嗅到了牛肉香味。

    曹二在廚房已經開工了。

    賈平安拿起御賜的寶刀開練。

    “表兄,來對練。”

    楊德利在院子里踱步,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不了,某在想事。”

    這是還要繼續琢磨的架勢,賈平安覺得戶部上下若是知曉楊德利的摳門,估摸著會把腸子都悔青了。

    當初皇帝丟他來倉部的時候,實際上內部可以操作一番,換到別的部門去。

    現在楊德利做出了成績,反而不好換了。

    這都是命啊

    早飯是馎饦,一大碗,牛肉湯打底,上面鋪了一層鹵牛肉。

    再來幾瓣蒜,嘎嘣脆咬一口,接著一口馎饦,再夾一片牛肉

    美滋滋

    吃飽喝足,起身去上班。

    “晚飯弄紅燒牛肉啊一坨坨的。”

    賈平安兩兄弟隨后出了道德坊,一個惡少靠了過來,是許多多的人。

    賈平安干咳一聲,等楊德利偏頭過來時,說道“表兄,剛才某看到了一個大屁股的小娘子。”

    “在哪”楊德利的眼神陡然銳利,刷子般的掃了過去。

    此刻天色微黑,視線不大好。

    “就在前面。”

    “那某去看看。”楊德利策馬往前。

    惡少趁機過來,“賈參軍,那張虎去了永安坊那個婦人家,算下來明日他又該去了。”

    賈平安點頭,“辛苦了。”

    “不辛苦。”惡少興奮的道“可要兄長出手嗎若是可以,某也想去砍死他。”

    “不必了。”賈平安微微頷首,策馬追了上去。

    “沒有啊”楊德利沒尋到大屁股少女,不禁遺憾萬分。

    到了百騎,賈平安如今身份不同了,早上要去唐旭那邊參加四巨頭晨會。

    晨會是邵鵬主持的,他慷慨激昂的說到了皇帝對百騎的期待,并重點指出了百騎如今精氣神不佳的落后狀態,這一點唐旭負主要責任。

    “關某屁事”唐旭怒道“這猾的東西,除非每日都能去抓人、殺人,否則”

    “否則只能去五香樓,用女人的胸脯來讓他們叫囂”邵鵬的話有些刻薄,但卻是事實。

    唐旭撓頭,臉上的橫肉顫動著,“那你說怎么辦”

    “咱也不知道。”邵鵬糾結的道“宮中那些內侍都會偷奸耍滑,沒辦法。”

    程達在微笑。

    每次議事他都在微笑,感覺有些神秘。

    “老程,你說說。”唐旭調轉槍口,把程達拉了進來。

    程達微笑道“校尉,某覺著首要是聽從吩咐,只要兄弟們都聽從校尉和邵中官的吩咐,那就壞不了。”

    這個老油條,一番話滴水不漏,但一句話都沒用。

    程蒙娜麗莎達指指賈平安,“小賈主意多,某覺著該多聽聽他的說法。”

    唐旭恍然大悟的拍拍大腿,“某說怎地忘記了什么,原來是小賈。來,小賈說說。”

    這貨哪里是忘記了,分明就是等最后弄個無計可施的局面,然后激發賈師傅的主人翁意識。

    “這事吧某以為值得商榷考量,某這里有九個大點要說,每個大點下面有三個小點,第一”

    三個人聽著賈平安喋喋不休的說著天書,目瞪口呆。

    “要激發他們的榮譽感,要讓他們知道,百騎是一個值得驕傲的地方,來了百騎后悔數年,不來百騎后悔一生”

    賈平安滔滔不絕的說著。

    “參軍,有人找。”

    賈平安意猶未盡的結束了演講,“某先出去了,晚些接著說。”

    等他走后,邵鵬問道“聽出什么來了”

    程達“”

    唐旭捏捏臉上的橫肉,“他說的某就想現在去廝殺,渾身的熱血啊開個口子就能噴出去。”

    邵鵬點頭,“某也是如此,這少年蠱惑人心的本事不小,那個老唐,別撓頭發了,滿地的頭皮。”

    唐旭怒道“天氣冷沒辦法洗頭,怎么辦只能等休沐,不然頭發干不了。”

    “那你為何不剃光頭”

    “狗內侍”

    賈平安去了門外,見到了久違的大長腿。

    “無雙,你這是”賈平安覺得自己該脫離監視期了,可長腿妹子怎么又出來了

    “你最近要小心些。”衛無雙的容顏在羃后面有些模糊,“那喬東興發誓要報復你。”

    “他要怎地”賈平安壓根沒把這個威脅放在心上。

    “他說要”衛無雙皺眉。

    賈平安愕然,“要什么”

    妹紙,你說話啊

    衛無雙側身過去,“那些丑話不好聽。”

    賈平安認真的道“這可是關系到某安全的大事,知道了他要弄某哪里,某弄塊鐵板擋著也好啊”

    衛無雙微微低頭,賈師傅借機靠近,透過羃,發現她好像耳朵紅了。

    “他說要斬斷你的”衛無雙邁開大長腿,走的飛快。

    “哎妹紙妹紙是哪里”賈平安一臉幽怨,就像是被拋棄的女人。

    能是哪里,多半就是家伙事。

    那廝挺嘚瑟的啊

    第二天,賈平安自報奮勇的說要去巡查一番。

    “小賈果然是個勤勉了。”唐旭說完后,就靠在墻邊睡著了,鼾聲震天響。

    賤人

    邵鵬真心覺得百騎這般懶散,就是唐旭的功勞。

    他出去,看著賈平安在交代唐旭和雷洪一些事項,不禁贊道“年輕人這般認真做事,堪稱是忠心耿耿。”

    賈平安晚些出了皇城,四處尋找李敬業。可咋就沒找到呢

    昨日他令人去傳話,讓李敬業上午來皇城外等候自己,記得化妝。

    “兄長”

    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賈平安回身,就見一個身材魁梧的不像話的女子站在那里。

    老子的眼啊

    賈平安給了自己小腹一下,硬生生的把笑意憋了回去。

    “趕緊走。”

    再不走邊上就有人要嘔吐了。

    二人一前一后離開了皇城。

    等到了永安坊外面時,竟然是許多多親自來接應。

    “這是”

    許多多從未見過哪個女人有這等魁梧的身板。

    “別管。”賈平安搖搖頭。

    女人太好奇不是好事,不是坑自己,就是坑別人。

    三人一起進去,許多多介紹道“那張虎乃是猛將一流的人物,我的人打探到的消息,此人前年在終南山下被圍殺,十余人全數被他弄死了。他力大無窮,乃是王琦最信賴的手下。”

    猛將兄

    賈平安看了李敬業一眼。

    李敬業說話會露餡,就用力捶打了一下胸脯,表示沒問題。

    許多多眼睜睜的看著這魁梧妹紙的胸被一拳頭捶扁了。

    這樣也行

    晚些,到了外圍。

    “過了這座橋,對面那個小巷進去,第六家就是了。”

    “有數了,多謝,你先回去吧。”賈平安很隨意。

    許多多猶豫了一下,“那張虎真的厲害,我帶著所有兄弟都不是對手,你們二人怕是不行。”

    什么叫做猛將兄

    薛仁貴在先帝征高麗時只是一個軍士。遇到局勢危機時,他一襲白衣,單人沖陣,所到之處,就如同是以湯沃雪,殺的高麗人膽寒。

    這便是猛將。

    還有程知節、蘇定方等人。

    一句話,在這個時代,將領的武力值不夠,你出門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賈平安擺擺手,“安心去吧。”

    不識好人心

    許多多后退,一直到視線外時止步。

    過了小半個時辰,張虎來了。

    他身材魁梧,走路時步伐很大,虎虎生威。顧盼間,一股兇厲之色。

    這樣的人,一看就不是好鳥。

    賈平安低聲道“晚些咱們一人堵住一邊。”

    他覺得自己的武力值在此刻有些堪憂。

    李敬業目光灼熱,盯住了正在過橋的張虎。

    “你想什么”

    “想弄死他”

    “走”

    二人悄然跟了上去。

    按照賈平安的判斷,張虎大概會在半個時辰左右出來。

    所以他們的時間很充裕。

    他甚至還想弄個圈套,只是一問,就換來了李敬業的白眼。

    “這里藏不住。”

    這里小巷筆直,什么圈套都是白給。

    “尊重兄長”賈平安被氣壞了。

    李敬業無奈看天,“是,兄長的布置天衣無縫,比阿翁都厲害。”

    老李是大唐名將,不,應該說是名帥。

    賈師傅只是個無名小卒。

    這個馬屁拍的真爽。

    “咦”

    李敬業低聲道“他怎地出來了”

    那家房門開了,張虎罵罵咧咧的出來,婦人跟在后面,一臉愧疚

    李敬業愕然。

    二人此刻裝作向前的模樣,不能停留。

    這是什么意思

    賈平安擔心是圈套。

    可看到婦人的愧疚神色時,他放心了。

    這是親戚來了吧

    張虎皺眉,婦人趕緊回去,隨后房門關閉。

    張虎罵了一句,好像是賤人,然后轉頭走來。

    三人在接近。

    張虎偷情不成功,憋悶的不行,就橫沖直闖的走來。

    這是想找茬

    猛將,但卻是個莽夫

    賈平安心中有數。

    他準備偷襲,給李敬業創造絕殺的機會。

    張虎的目光在李敬業的身上轉動,突然身體一震。

    老子就知道,這小子扮作是女人要出事

    賈平安剛想喊出手。

    嗖的一下,李敬業就沖了過去。

    在奔跑的過程中,他奮力一掙,身上的女裝嗤拉一聲,竟然全被撕裂了。

    他就這么披著絲絲縷縷的女裝撲了過去。

    張虎獰笑道“竟然敢來伏擊某”

    他大步向前。

    二人不斷接近中。

    張虎率先出手,他一拳擊出,李敬業偏頭避開,可張虎的左手卻抓住了他的衣襟。

    李敬業一肘橫掃,張虎松手,隨即合身撲來,竟然來了一招雙峰貫耳。

    呯

    李敬業雙手擋在耳畔,隨后

    他抬頭,那眼中全是暴戾,“死”

    短距離內的一拳。

    這一拳壓根就沒給張虎反應過來的機會。

    從一開始他就是主動進攻,李敬業看似捉襟見肘的防御,可那只是尋找進攻的機會而已。

    此刻張虎雙峰貫耳剛收手,再想防御卻晚了。

    好一個張虎,他虎吼一聲,竟然一腳撩了起來。

    你給我一拳,那么我就廢掉你的子孫根。

    但他從不知道李敬業的力量。

    呯

    這一拳重重的擊打在張虎的面門上。

    后面趕來的賈平安只看到了天空中飛濺著鮮血,以及唾沫、牙齒

    張虎的臉已經變成了平面,白色的腦漿從鼻梁的破裂處噴了出來。

    李敬業隨手抓住了那條腿,雙手握住,反手一甩。

    張虎就像是個稻草人般的飛了起來,重重的撞在了墻壁上。

    嘩啦

    泥墻竟然被撞出了一個洞。

    冷風吹過小巷,穿過了那個洞,一個不成人形的東西就卷縮在其間。

    “殺人啦”

    晚些,坊正帶著坊卒和金吾衛的軍士急匆匆的趕來,把那人翻過來。

    “這是被鐵錘砸的吧臉都被拍平了。”

    “這一下身上的骨頭差不多都斷掉了,他難道是遇到了一頭熊羆”

    許多多就夾雜在人群中,看著那不成人形的尸骸,腦海里就想到了那個虎背熊腰的女子。

    可怕的力量

    賈參軍竟然有這等悍勇的幫手,我這邊怕是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她暗自下了決心,要更加主動抱緊賈參軍的大腿才是。

    晚些尸骸被帶了回去,有人徹底清查了死者隨身攜帶的東西,最后找到了一份能夜間出行的證明文書。

    “張虎”

    晚些,尸骸被送到了王琦那里。

    周醒雙眼通紅,“他這是臉上挨了一拳,對手力大無窮,只是一拳就打死了張虎,可他又抓住了張虎的腳扔了出去”

    王琦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人熊的模樣,嘶吼著一拳打死了張虎,然后把他丟了出去,竟然撞破了墻。

    “誰干的”

    王琦的眼中全是怒火,右手卻在微微顫抖。

    這是誰在伏擊他的人

    “誰”

    他怒吼著。

    可恐懼就在怒吼中漸漸生成。

    “張虎身手了得,一般人想伏擊他就是送死,那個地方某看過了,小巷筆直,無法藏匿人手。對方若是多人,或是帶了兵器,張虎就能提早防備,就他的力氣,撞開邊上的墻壁也能逃過殺劫唯一的解釋”

    周醒低下頭,不肯說出那個分析。

    陳二娘出來了,見狀不禁皺眉,“對方比張虎更強大。”

    這么一個強大的對手,是何時出現的

    “會是誰”王琦冷靜了下來,“山東那些人他們若是要動手,更想弄死的是某,而不是張虎。那么還有誰”

    李敬業晚些回到了家中。

    他洗個澡,然后弄了賈家送來的牛肉,就在自己的房間前面烤肉。

    邊上有酒水。

    大片的牛肉刷油,被烤的滋滋作響。

    李敬業沒要人伺候,就自己吃喝。

    一口牛肉,一口酒,可眼神卻越來越清醒。

    “阿翁。”

    不知何時,李敬已經站在了他身前。

    “飲酒了”李敬業還未被允許喝酒,但他卻點頭道“喝了。”

    李勣皺眉道“全吃烤肉不好,去,弄一碗馎饦,多放醋,再來幾瓣蒜。”

    邊上有仆役去了。

    李勣看著李敬業把馎饦吃了,說道“去睡一覺,少年人,多睡才能身子好。”

    等李敬業走后,李勣坐在了他的位置上,拿了牛肉烤。

    他拎起酒壇子,就這么喝了幾大口,然后嘆息一聲。

    不知何時,李堯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側。

    李勣淡淡的道;“敬業這陣子神思不屬,早上操練時,偶爾殺機畢露,這是想謀劃殺人。老夫為此讓你等盯著他,今日如何”

    李堯低聲道“今日小郎君帶著包袱出去,某覺得不對勁,就帶著人跟著”

    他有些猶豫。

    李勣拿起一片牛肉吃了,緩緩的道“說吧。”

    “是。小郎君在巷子里換了女裝”

    孫兒女裝后的模樣李勣的臉頰顫抖著。

    “后來他去了皇城外,沒多久賈郎君就出來了,他們隨后去了永安坊。”

    “他們在小巷里小人擔心暴露行藏,就沒進去。”

    “他殺人了。”李勣喝了一口酒,“某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茫然,他喝酒吃烤肉,那是因為他需要刺激老夫當年第一次殺人后也是如此,果然是老夫的孫兒。”

    “是。”李堯說道“后來巷子里有大喝聲,接著聽到小郎君喊死,隨后轟隆一聲,最后小人跟著混進去,就看到一人被活活打死在那里,墻都被撞出了一個大洞。”

    “敬業”

    李勣微微皺眉,“那人是誰”

    “后來有消息,說那人是王琦手下的悍將張虎。”

    李勣沉吟了一下,“王琦不會善罷甘休,賈平安和敬業去的時候,定然被人看到了,有心人一旦回溯,就能查到皇城前的他們,你帶著人去,查坊卒。”

    李堯不解的道“為何”

    “那王琦老夫知道,乃是長孫無忌等人的爪牙,手下得力大將被殺了,他定然暴跳如雷,隨后畏懼,定然要把兇手找到。如此,最好的手段就是懸賞那些坊卒不可靠,你帶人去,等懸賞的消息傳來,若是有人準備去舉報”

    李勣的眼中多了殺意,但旋即平靜,“給他五百貫,讓他去南方五年。”

    李堯皺眉道“阿郎,滅口才好。”

    “老夫何嘗不知”李勣笑道,“可敬業還小,老夫殺了一輩子人,不敢苛求死后的模樣,大概是要下地獄。可那是老夫的孫兒,就當是為他積德吧。若是有果報,那便報到老夫的身上來,多少都行”

    李堯再問道“阿郎,為何是五年”

    李勣一怔,然后喝了一口酒,緩緩說道“如今關隴那些人掌權,可皇帝就是皇帝,他的眼中只有權力若是五年后皇帝無法奪回權力,老夫自然會隱退。長孫無忌若是聰明,就該知道不能用老夫的孫兒來威脅,否則魚死網破,他可敢嗎若是五年后皇帝壓住了長孫無忌等人,那人回來又能如何”

    夕陽下,李勣坐在那里,目光溫潤

    “感謝山寨廚師”成為本書盟主。

    為盟主流云不改加更。

    為盟主聚寶山千戶所千戶加更。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0209022期3d试机号金码 中国福利彩票软件下载 河南快三电视走势图下载安装 mg电子娱乐平台客户端下载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怎么样 山西11选五走势图直选 做股票配资违法吗 青海西宁快三app 体育彩票36选7今天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佳永配资怎么样 天津十一选五多期结果 体彩快乐8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三不同三码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