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杜嬋音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奇遇
    就在銳鷹逃竄的同時,盤旋在空中的小鳥也展開翅膀,追著銳鷹飛走。

    黑將軍偷襲不成,口中發出“喵~”的一聲叫,緊接著提速向小鳥離開的方向追去。

    轉眼間,院落中只剩下了臉色青白交加的趙蓉珠和幾個面面相覷的小丫鬟。

    墨夜渲染,有人不眠,有人未休。

    此刻,在香衣坊的柜臺前,姜掌柜正與羅三二人對賬。

    羅三掌燈時分才從外地的分店趕回來,因分店那邊出了些小差錯,導致所有賬目都需要再仔細核對一遍。

    得到消息的杜嬋音已告知羅三先回去休息,明日再核對不遲,可羅三向來奉承今日事今日畢,故并未真的回去歇息,而是一直手持算盤忙到現在。

    姜掌柜近兩年隨著年歲漸長,覺也越來越少,見到羅三未走,他便也跟著留了下來。

    二人正專心致志對賬,忽聽店門前傳來一陣“喵喵喵~”的貓叫聲,其中又夾雜著數聲鳥鳴的噪雜響動。

    二人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驚詫之色。

    這大半夜的,沉寂的街道上怎的突然又是貓叫,又是鳥鳴?

    羅三將手中算盤放到柜臺上,率先起身向門外走去查看,姜掌柜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門前,探頭向外看,只見不遠處的夜色中,一黑一白兩團小身影正纏斗在一起。

    是兩只貓。

    而在兩只貓的上方,一只小鳥正嘰嘰喳喳的撲扇著翅膀飛來飛去,似在勸架,又似在助威。

    兩只貓體型相似,戰斗力也相當,正相互纏斗在一起打的難舍難分。

    其中那只白色的貓滿臉纏著厚厚的繃帶,看起來有幾分滑稽。

    而與白貓纏斗的黑貓,毛發烏黑如墨,全身油光發亮,渾身上下不見一絲雜毛,雙耳尖尖很是漂亮,看起來讓人眼熟。

    羅三頓時驚叫出聲,“琉璃。”

    琉璃是助葉北承驅蠱的黑貓,那段時日,被葉北承日夜抱在懷里,憑羅三的眼力,還是能認出它來的。

    琉璃聽到羅三的驚呼,似是轉頭看了一眼。

    隨后,兩只貓很有默契的落地,互相緊盯著對方,進入了僵持階段。

    半晌,本與白貓對峙的琉璃突然一竄而起,向著它們頭頂上方,不斷撲扇著翅膀的小鳥撲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白貓一下子跳起來,正好抱住起跳的琉璃的腰身,阻斷了琉璃對小鳥的襲擊,兩只貓再次迅速的纏斗在了一起。

    看到兩只貓用爪子互拍,又用牙齒撕咬,相互壓制著在地上滾來滾去,羅三搖頭失笑。

    他直接一個箭步走上去,在兩只貓未反應過來之前,將它們一左一右強抱在了懷里。

    琉璃躺在羅三懷里,還在用腳使勁的蹬白貓,白貓臉上的繃帶都被蹬得變了形,脫落了好幾片。

    白貓也是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姿態,瞪著藍眸就向琉璃的方向沖拽。

    一旁的姜掌柜看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看了看被羅三用力抱著才不會逃脫的白貓,又看了看一點兒都不怕生的黑貓,笑著向羅三問道:

    “這只黑貓就是助葉統領驅蠱的功臣琉璃?”

    羅三點了點頭,亦笑道:“正是它無疑,它自上次從宮中跑走后便不見了蹤影,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姜掌柜頷首,撫須對羅三道:“我觀這兩只貓一時半會兒不會消停,店內還有兩個獸籠,不如將它們先關在里面,喂上一些吃食和水。”

    羅三立刻表示贊同,隨后抬腳跟在姜掌柜身后,將琉璃與白貓帶到了香衣坊的店中。

    自羅三將琉璃和白貓銳鷹抱到了懷里,一直在空中盤旋的小鳥便飛落到了街邊的屋檐上。

    此時見羅三將兩只貓帶到了屋內,小鳥立刻展翅高飛,一路向著四皇子府的高墻大院飛去。

    翌日,杜嬋音和唐香二人用過早膳,一起乘坐馬車出府,徑直來到了位與東大街的香衣坊。

    東大街是京都城最為繁華的街道,商鋪鱗次櫛比分列在街道的兩旁,滿條街都是小販的吆喝聲,人聲鼎沸,熙熙攘攘熱鬧非常。

    杜嬋音與唐香步入香衣坊時,羅三正在給黑貓琉璃與白貓銳鷹喂食。

    看到兩只貓,二人皆是滿臉驚奇。

    唐香不由出聲問道:“這黑貓不是我們從魚市中尋到的琉璃嗎?它失蹤了這么久,怎的突然出現在了這里?”

    杜嬋音也認出了琉璃,她的目光此時落在琉璃不遠處的白貓身上。

    雖然這白貓臉纏厚厚的繃帶,只露出了兩只眼睛和幾道看不真切的疤痕。

    但因它白色的身姿讓杜嬋音感到幾分熟悉,那清澈的藍色眼睛里,又散發著不同一般的神秘卻又有些詭異的光芒,故杜嬋音還是識出了這只白貓乃是孫茵寶的銳鷹。

    杜嬋音的眼眸微微一閃。

    琉璃出現在她的香衣坊也就罷了,為何銳鷹也出現在這里?

    難道這又是孫茵寶的什么詭計?

    聽了唐香的疑問,羅三立刻開口,將昨晚發生在香衣坊門店外的事情,向二人仔仔細細的講了一遍。

    知曉了是羅三無意中帶回了銳鷹,杜嬋音放下了懸起的心。

    她看了看銳鷹臉上快要掉落的繃帶,彎身將銳鷹從獸籠里抱了出來。

    銳鷹一雙藍眸緊盯著杜嬋音,在被杜嬋音抱起時,它的身體瑟縮了一下,卻并未有任何的反抗。

    杜嬋音抬手將銳鷹臉上厚厚的繃帶一層層的解了開來。

    待銳鷹的整張臉暴露在明晃晃的日光下時,屋中的三個人齊齊倒抽了一口涼氣。

    唐香氣憤道:“究竟是誰如此陰狠?竟然對一只貓下這般毒手!”

    杜嬋音也是秀眉微皺,她沉聲回道:“這是銳鷹,是孫茵寶的貓,只是不知被何人傷成了這般模樣,這些傷看起來不輕,我們還是將它帶回去給鬼醫他老人家看看。”

    一聽竟然是孫茵寶的貓,唐香的雙眼瞪得更大,就好似銅鈴一般。

    “孫茵寶的貓?那你還要將它帶回府?”

    杜嬋音目露憐憫之色,“這只貓說起來和我也有幾分淵源,況且怎樣說也是一條小生命,我不能放任不管。”

    唐香點了點頭,也湊上前去仔細打量銳鷹的臉。

    “咦?這是哪個郎中給它上的藥?”

    杜嬋音知唐香常跟在鬼醫身邊,很懂得一些醫理,聞言連忙問道:“可是有何不妥?”

    </br>

    </br>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天津快乐十分中4位多少钱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号码 时时彩软件 咋骗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美女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简单明了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快 江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十五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时时彩平台合法么 北京快3走势图形态走势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中摩配资 陕西体彩11选5开奖 股票涨跌咋看 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2020七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