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止道為仙 > 第426章 你要好好活著
    場中無人回答。

    但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從丹藥上根本查不出任何東西。

    龐梟那顆懸著的心又緩緩放了下來,看著默默站在那的柳尋香,他眼中閃過一抹得意。

    “就算你真的開竅了又如何,憑你這區區不足百年的道行,也想跟本座斗。”

    柳尋香自然是不知道龐梟的想法,眼下見查不出來,他也無所謂,反正這陽判不管是礙于面子,還是真心憤怒,這件事他都不會善罷甘休。

    此事,他一定會繼續查,查到底!

    果然,柳尋香這個念頭剛冒出,那邊,陽判就已經發話了。

    “審判祠數百年不開,今日既然開了,那無論如何,本座都要在這將此事查個清楚。”說完,他又看向旁邊的陰判和鬼婆問道:“二位,沒意見吧?”

    二人皆搖頭。

    陰判道:“此事事關陽判清譽,自然是馬虎不得,今日道兄盡管安心查便是。”

    鬼婆和藹的笑了兩聲,道:“的確,我冥殿堂堂判官,被人在背后當刀使,此事若一日查不出,我們這審判祠便一日不關,一年查不出,那就一年不關,大伙兒都在這祠堂陪你查便是。”

    “”

    陽判眼角抽搐,冷哼一聲。

    這兩個,一個嫌看笑話沒看夠,一個說話明捧暗踩陽判只覺氣血直奔腦門而去。

    “既然這樣,陰靈明,你出來,本判有話問你。”

    見陽判又盯上自己,柳尋香慢吞吞的走了出來。

    “見過陽判。”他拱拱手。

    若是這陽判今日真的死咬著不放,那就只能怪這龐氏父子的命不好了,畢竟他們有時間在這審判祠耗著,自己可沒時間。

    陽判聽著他那不咸不淡的語氣,黑影晃動,似乎是在壓抑著自己的怒火。

    “陰靈明,本判問你,你這邊可還有什么線索遺漏,或者說將你還知道的,推測的,全都一五一十給本判說個清楚。”

    柳尋香誠心想惡心惡心他,問言也不懼,淡淡道:“不知。”

    “你放肆!”

    十八王中又有一花白胡子老者呵斥道:“你若是不知,又為何在那羅松背后弄上那么血淋淋的五個大字,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窩藏!”

    又有長老附和道:“落淵王說的話在理,說不定,是某些人賊喊捉賊,故意這么做,給大家找不痛快。”

    柳尋香回頭瞟了這說話之人一眼,眼神微瞇。

    這后面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龐梟。

    他帶著冷笑與嘲諷,似挑釁般看著柳尋香。

    “今日你鬧出這么大陣仗,把本座弄得心神俱顫,本座若是不反擊,恐怕你當真以為自己能將這滿堂權貴玩弄股掌之間了。”

    柳尋香移開目光,又看向十八王中說話之人。

    “十八王中的落淵王,不過他不是跟陰判走的近嗎,怎么會替陽判說話?”柳尋香從陰靈明的記憶中找到了這個花白胡子老者的身份,只是在陰靈明的記憶中,他是陰判的人。

    能讓陰靈明這樣的人都覺得他是陰判的人,所以真實性根本就不用懷疑。

    “看來這陰判也是想借這事打壓陽判,不過眼下卻還不行,畢竟陽判這把刀,我用的還頗為順手。”柳尋香想明白了這當中的彎彎曲曲,也懶得在看他,而是直接朝著陰判坐的方向說道:“查羅松。”

    “既然你自己迫不及待想找死,那我別怨我了。”

    落淵王見他無視自己,直接朝陰判回話,心中頓時咯噔一下。

    “這冥子,如今做事怎就這么玲瓏剔透。”

    上方,鬼婆和陰陽判官紛紛沉默。

    不是因為陽判的事,而是他們發現,眼前這個冥子,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這對他們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三人目光晦澀,一時間竟有些齊心協力將矛頭對向柳尋香的意思。

    坐在長老席的龐梟在聽到他說查羅松時還冒著冷汗,眼下見上面三人都看向柳尋香,神情中閃過一抹狠厲。

    “查羅松,你以為老夫對這件事沒有留后手嗎,可笑,恐怕今日,你不僅扳不倒我,反而自己惹禍上身了。”

    龐梟看著上座三人,心中得意。

    樹大招風這么簡單的道理,可惜這柳尋香不知道,今日他的一舉一動無一不在挑戰上面三位的底線。

    試想,在陰靈明還沒如此八面通竅時,座上三位就已經容他不得,眼下他鋒芒畢露,無疑與找死沒有區別。

    柳尋香感受這數道若隱若現的殺意。卻依舊同無事人一般,絲毫沒放在心上。

    “若沒有底氣,我豈會這么張揚”

    良久,還是陽判先反應過來,說道:“羅松是你府邸的管事,很少接觸人,所以你的意思是,最近他與誰走的近,誰就是幕后兇手了?”

    柳尋香的話他不是沒想過,只不過在陽判看來,只有蠢到無可救藥的人才會親自接觸這羅松,因為這樣太容易暴露。

    而有膽子坑他的,至少都是十八王級別的。

    十八王,不會蠢到這個地步。

    所以即使是查,也只不過是查出一個當做替死鬼的弟子罷了。

    柳尋香點頭。

    有些事往往就是很簡單,只不過是所有人把它想的太復雜罷了。

    羅松因為他的原因,在冥殿并不受人待見,所以接觸認識的人也不多,誰跟他接觸,誰就是幕后黑手。

    龐梟將身子緩緩靠在座椅上,敲打著扶手。

    他跟羅松見過兩面,一面是在地牢,一面是在龐府,這兩個地方都是在執法堂,是他的地盤,當時的他想著是先不殺那幾名看守,等事情結束后,過段時間在悄無聲息的將他們處理掉。

    只不過他沒想到這柳尋香的速度會如此之快。

    一番下來,竟讓他措手不及。愛

    不過好在,他知道龐儲現在就在祠堂外,他看到這,一定知道該怎么做,只要他能搶在判官殿前使找到地牢前去將那些看守殺了。

    如此,就算追究,也是死無對證。

    沒有證據,什么也說明不了。

    “來人,給我去查!”

    判官殿內,一隊帶著白色面具的修士紛紛出動,趕往審判祠前。

    這次的時間不短,很快,祠堂外就傳來一陣騷亂,緊接著,大門被打開,龐儲滿臉血跡的被兩名白色面具弟子押了進來。

    龐儲的確知道。

    他在祠堂外看到水幕中的那一幕時,就立刻抽身離開前往地牢,只可惜,當他走到地牢后,那些看守都躲在牢房里。

    而那個牢房,他怎么也打不開。

    牢房,被人設下了禁制。

    而這個禁制,就是柳尋香當時在牢房留下的。

    目的就是防止龐氏父子殺人滅口。

    柳尋香目光淡然的看著狼狽的龐儲,眼中滿是笑意。

    “柳某走路,面前若有十條路,那么,在沒想出第十一條路之前,是不會輕易邁步的。”

    他早在龐儲第一次來冥骸苑時,就已經打定心思,要拿龐儲立威,也就是從那時候起,他就開始在著手布局。

    至于龐梟,不過是自己撞上來的添頭罷了。

    龐儲如死狗一般,被兩名殿前使扔在地上。

    其中一人躬身行禮,道:“稟鬼婆,二位判官,此人是屬下在地牢中找到的,去的時候,他正要殺那里面的看守滅口,只是那地牢的牢房有強大禁制守護,才沒讓他得逞。”

    陽判沉默。

    他認識龐儲,或者說,如今在場的人,都認識龐儲。

    所有人不經意將目光看向了坐在長老席上,面色蒼白的龐梟,等待著他的解釋。

    柳尋香亦是如此。

    “龐梟,這就是柳某給你的大禮,要大義滅親保全自己,還是要用你的命,換你兒子后半生的茍延殘喘,就看你現在如何選了。”

    龐梟若想活,只要一個辦法,那就是,當著所有人的面,親手掌斃了龐儲!

    不然,他必死!

    龐梟在龐儲被抓進來時,整個人就直接跌坐在座椅上,面無血色。

    “這…這到底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柳尋香在牢房設了禁制。

    “龐梟,你…不跟我們解釋解釋嗎?”

    問話的是陰判。

    龐梟身子一僵,整個人渾身顫抖如篩糠。

    他踉蹌著腳步,緩緩起身,走了上前。

    “爹……”龐儲身上臉上肥肉顫抖,一臉驚恐的看著走向自己的龐梟。

    龐梟神情呆滯,如行尸走肉般走到他身邊,而后,在眾目睽睽下,跪在了地上,膝蓋將這祠堂地面的石磚砸的粉碎,他渾然不覺。

    “陽…陽判…都是我的罪懇請”

    噗

    龐梟話未說完,一道黑氣驀然從屬于陽判的黑影中迸發,穩穩的撞在龐梟的胸膛上,將他胸口炸的血肉模糊。

    “爹!!!”

    龐儲在地上就像一條肥碩的花白肉蛆,連滾帶爬沖到龐梟面前哭喊道:“爹,你沒事吧爹,爹你別死啊爹。”

    龐梟想要說話,結果剛開口,頓時喉頭一甜,口中鮮血如泉涌。

    “爹!!!”

    龐梟強撐著嘴角,咧開嘴露出一絲痛苦至極的笑。

    “懇請陽判,看在我龐氏父子為冥殿賣命多年的份上,饒我兒一命,他是無辜的”

    陽判沒說話。

    場中長老紛紛搖頭嘆息。

    “陽判!!!”龐梟哇的又吐出一口鮮血,用盡全身力氣吼道:“算我求你了陽判!”

    龐儲拼了命的搖頭,用手捂住他口中的血,可這血,卻怎么也捂不住。

    除了哭,他已經做不了任何事了。

    終于,有長老看不過去,起身拜道:“屬下認為,禍不連家人,再者,龐儲在冥殿雖然跋扈,但卻未做出有損冥殿之事,若是我們還將其誅殺,會不會寒了其他有子嗣的高層的心”

    話音落,又一長老起身道:“附議。”

    接著,一名又一名長老紛紛起身,替龐儲求情。

    “肯請陽判饒他一命。”

    鬼婆看著這父子二人,突然道:“老身覺得,可以。”

    陰判道:“可放。”

    龐梟聽得眾人言語,眼中閃過一抹感激。

    “吾兒龐儲”他顫抖著手,在龐儲恐慌的眼中,緩緩落在了他的頭上。

    “你要好好活著。”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投注好彩1经验之谈 中国彩论坛 11选五5一定牛北京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 二分时时彩开奖官网 股票推荐书 一二分钟开奖的是什么彩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 群英会任二追号 峪科配资 广西快三是不是官方开的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和值 吉林11选五前三直遗漏走势图 正规赌场直营网站 灵菲配资